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作者玉漱)小说免费阅读

来源:qm|小说: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时间:2020-09-15 10:16:00|作者:玉漱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全篇免费阅读等你来观看,是由玉漱灵异悬疑原创的小说,它的主角是孟小白禹末乡,故事精彩绝美,值得一推。小说节选:孟小白打从娘胎里面就得了一双阴阳眼。鬼打墙、鬼压床、夜半惊魂等小把戏,对已经习惯了的孟小白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从恐惧到淡然处之,甚至是见了鬼魂视若不见。但是,算命先生的话终究还是在二十年之后应验了。鬼夫深夜来,背后带来的秘密令人匪夷所思。她步步为营,却还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无法逃脱。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孟小白禹末乡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第十章 无理取闹

  这个时候,外门的阳光穿过了窗帘,轻轻拉开,万千刺眼的阳光瞬间便填满了整个房间。

  孟小白端着手中那本笨重的书,将身子靠在窗户边,细细翻开书的第一页。

  四个大字像是用一种古老的钢印印刻上去一样,手指肚摩挲而过,凹凸不平。

  孟小白不大喜欢书,大概是身处电子产品的年代,除了在学校不得不用的纸质课本之外,孟小白接触最多的就是电子产品了。

  脑袋昏昏沉沉,窗外的阳关也十分暖和,不知不觉,孟小白便有了困倦。

  手上的动作不停,一页一页地翻过去。

  这个时候,孟小白注意到了第三十六页上面写着的几个大字:往世轮回。

  额头青筋一跳,孟小白清醒了几分,细细看去,瞬间便将那一页密密麻麻的内容全部看完。

  这段内容十分冗长,对每一个生僻的地方都加重了解释,所以,孟小白能够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够轻易将其理解。

  大体的意思便是,人在死后的五年之内,如果不入轮回投胎转世的话,便会灰飞烟灭,毫无例外。

  看到这里,孟小白的心突然一颤,瞬间便记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

  这个时候,禹末乡打开门,意外却见到了坐在窗边的孟小白。

  万千阳光金灿灿从窗外投射进来,对着窗边的人倾洒了一身。

  站在门外的禹末乡突然间愣住了,看着那沐浴在阳光中的孟小白,瞪大的瞳孔略略的颤抖了几下。

  曾几何时,曾经那段美好的过往,尽数纷纷涌上了心头。

  “冗冗?”

  禹末乡突然间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身形便乐立刻化作了一道黑烟儿。

  孟小白从思绪中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只觉眼前一黑,下一秒,整个人却被人环住。

  鼻尖儿飘来一股好闻的淡淡香水味道,温暖的怀抱差点儿让孟小白有些沉沦。

  “你……”

  禹末乡的冲动,就在孟小白说话的那一瞬间突然间冰冻住。

  意识到自己的冲动,禹末乡很快便将孟小白推到了一旁,面容冰冷异常,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

  “你有病吧!”

  被突然间推开的孟小白,身子一个不稳,直接跌倒在了窗边,膝盖处也磕伤一块。

  禹末乡的眸子一紧,连忙上前检查起了孟小白身上的伤势。

  “禹末乡,大早上的你吃错药了吧?”

  怒气冲冲的孟小白,看着蹲在地上,一身黑色简单素净衣服的禹末乡,身形纤瘦帅气。

  给人的感觉是那么地温暖,感情也在那一瞬间沉沦了,暗无天日。

  但是,当禹末乡那冰凉的手指在触碰到孟小白的膝盖上的时候,孟小白突然间清醒了过来。

  连忙后退两步,匆忙之间只好将手中的书往禹末乡的怀里一塞。

  随即,转身便往房间门跑。

  奈何腿上那肥大的裤子实在是太长太长,没跑几步,裤脚便被孟小白踩在了脚底。

  整个人一晃,硬生生地先在原地崴了个脚,随后便摔倒在地。

  禹末乡眼睁睁看着孟小白在自己面前受了伤,猝不及防,根本就来不及去保护她。

  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儿,便几步上前将那个总是会给她添麻烦的孟小白扶起。

  孟小白将自己的整张脸都深深地埋在肥大的衣袖里,脸也已经红到了耳朵根儿处。

  整个人缩在禹末乡的怀抱里,就像是个刚出锅的红丝绒馒头一样。

  禹末乡轻轻勾起嘴角,大步出了房门,直奔一楼客厅的沙发。

  将孟小白放在沙发上,禹末乡轻车熟路地从旁边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个医药箱儿来。

  孟小白将一双眼睛露了出来,好奇问道:“你的家里怎么还会有医药箱啊?”

  禹末乡的手指捏起一只黑色的棉签,沾了些刺鼻的药水,不动声色地掀起孟小白的裤脚。

  冰凉的药水渗入伤口的时候,孟小白反抗十分剧烈。

  禹末乡一双冰凉的大手死死按住孟小白的细长脚腕儿,继续补涂着药水。

  “你是魔鬼吗?我很疼哎!”

  孟小白见禹末乡不说话,直接拉过他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下去。

  禹末乡‘嘶’地一声儿,怒气横生地看着孟小白的无理取闹。

  下一秒,大手直接掰过孟小白的肩膀,力道之大让孟小白痛得无法反抗。

  这一刻,冰凉的唇碰上了火热的唇,各自震惊,各自沉沦。

  孟小白反抗无果,直接上脚,却将禹末乡直接压在了身下。

  想要挣脱,但是禹末乡的大手却仍旧抵住她的脑袋,动弹不得。

  “禹末乡,你放开我!”

  孟小白低低一吼,睁开眼睛的时候早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禹末乡一愣,孟小白见次,突然间脑袋一热,立刻问道:“冗冗是谁?”

  刹那间一愣的禹末乡,下一刻突然间起身,将孟小白甩在了沙发上。

  看着禹末乡上楼的背影儿,孟小白只觉自己胸膛中的那颗心脏扑通直跳个不停。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那格外刺痛的伤口。

  接下来一整天的时间,孟小白虽然志气还在,但是身子却残了。

  一时之间竟不能离开禹末乡家里,便只好暂住了下来。

  学校没什么事情,孟小白也乐了个兴趣,在别墅里面随意地逛了起来。

  再次看到那本书的时候,孟小白才突然间意识到了一件严重的事情。

  当即便走到了禹末乡的书房外,抬手便敲响了他的房门。

  “禹末乡,我有事情求你!你开门!”

  不出多时,一身戾气的禹末乡现在门外,“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孟小白将下巴一台,反驳说道:“男女有别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占了我的便宜就不能这么便宜了你!”

  说罢,禹末乡却将胳膊支在门框上,“本人多次救了你的性命,照理来说,你也该欠我几条命了?”

  孟小白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却仍旧反驳说道:“那又如何,大不了我这条命你拿走好了!”

  禹末乡却将目光一沉,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不过,你实在是不太老实,从今以后你便住进我这里,替我好好保管着你那条命,日后我大有用处。”

  孟小白一愣,同时她竟然也茫然地点了点头,心里却也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似得。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要帮助酒吧的那个人,他马上就要灰飞烟灭了。”

  禹末乡听此,却转身走进了书房。

  “我只是好奇,你身为一个人而已,为什么总想着去插手别人的事情,不怕遭天谴吗?”

  对于这个问题,孟小白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只是不想眼睁睁看着相爱的人灾分离。

  就像孟小白不希望在这个世界上,再多两个徐长明和小玫。

  “助人为乐,幼儿园的孩子都会这个道理。”

  禹末乡的眉头一挑,对面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很是无奈。

  “不是没有办法,只要他们其中一个人肯将生命分一半给对方便可。”

  孟小白一惊,“这样的话,岂不是两个人都没办法活长久了吗?”

  禹末乡是有些生气,“为了你,这已经是违背天理了!”

  孟小白无法,只好陷入了沉默。

  从禹末乡的书房出来的时候,孟小白的手中多了一张金符。

  酒吧找到男子的时候,孟小白才知道他是余天逸,正准备跟夏允儿订婚。

  将金符的事情说明之后,二人齐齐跪倒在孟小白的脚边,感动不已。

  而孟小白也作为了被邀请的嘉宾出席。

  白色的婚礼,在孟小白的心中,既是一种美好的幸福,又是一种难以言语的悲痛。

  余天逸跟夏允儿手牵手的在一起飘荡着,婚礼也算是结束了。

  禹末乡就站在那边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手中已经不知道什么还是多了一瓶东西,悄无声息的直接收起来了。

  冯梦茹看着禹末乡的动作,嘴角微微上扬;“我就知道你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的,这个东西可是值不少价钱吧。”

  “知道就行了,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回去吧。”禹末乡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孟小白看着禹末乡的离开,刚想跟随过去,就发现冯梦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随在禹末乡的身后离开了,刚想离开的孟小白,顿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不在继续的跟随下去了。

  毛毛雨走到孟小白的身边,拍了拍孟小白的肩膀;“你在想什么呢,我们也回去吧。”

  “好啊。”孟小白点点头,告别了夏阿姨跟余叔叔就离开了。

  这边的事情算是处理完毕了,孟小白身上也是无事一身轻啊,不知道多么的美滋滋呢。

  刚刚出去就看到禹末乡跟冯梦茹在一边说说笑笑的站着,自己很少看到禹末乡笑呢,冯梦茹到底是有什么魔力呢,为什么会这样。

  孟小白一时之间竟然待在了原地,毛毛雨在孟小白的身边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孟小白都没有回应的样子,毛毛雨就大喊一声:“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啊。”

  “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去看电影吧,你看看你现在魂不守舍的,不知道每天都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