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都市之横行天下

都市之横行天下完整版 龙若尘宇文傲雪

来源:qm|小说:都市之横行天下|时间:2020-09-15 09:26:00|作者:亿江北

都市之横行天下全篇免费阅读等你来观看,是由亿江北都市原创的小说,它的主角是龙若尘宇文傲雪,故事精彩绝美,值得一推。小说节选:少时傲然自若,长大超凡绝尘,狂放以驭天下,斩绝人间不平。

都市之横行天下龙若尘宇文傲雪

《都市之横行天下》第十章 首次出山

  钟瑞民的失踪,引起轩然大波,赴圣寻查人员不断在增加。冯家得到钟瑞民跑了的消息,意识到可能危及家族的麻烦出现了,核心几人很是慌乱,钟瑞民活着并不可怕,他死去的父亲才可怕。

  冯继尧的书房坐着他的二弟冯继祖、三弟冯继忠,从西北赶回来的大儿子冯伟民,一群人都在看着满脸萧瑟,闭目沉思的冯继尧。

  冯继尧此时的心情尤其复杂,他不是在想怎么去应对眼前之事,而是回想这些年发生的事。

  老三想要龙家祖图,结果死了两个外侄,给堂哥两家带来沉重悲痛,其他十几人同样沾亲带故,虽给了不菲的补偿,可他们的怨气怎么能消除。还是老三怂恿要换取新技术,晕了头答应了他,结果老五也没了动静,就为些身外之物,值得吗?家族虽不算社会大鳄,也属顶尖之列,看来人的贪心真是永无止境。

  冯伟民耐不住,急切的问:“爸,我们怎么办呀。”

  冯继尧看着三弟冯继忠,长叹一声:“老三呀,以后不能见别人有好东西就眼红,民间我们没有的东西不计其数,如果你都想要,会撑着,想着咱家古训--图谋不轨必自伤,可惜我现在才信,却晚了。”

  这句话是那张祖传五行周易图扉首训诫语,利用五行周易图的推演,一次次的给了他们利益,哪还在意诫语。

  几人看得冯继尧气馁,冯继祖很焦急:“大哥,不要说以前,现在钟家小子怎么办,如果让他活着,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冯继忠也接道:“大哥,先别怨我了,钟睿轩虽然死了十几年,他的影响力还在,一旦有关部门知道,我们就真的是灭顶之灾。”

  钟睿轩是钟懋麟以前的名字,只有他们这一代较亲近的人才知道。

  冯继尧看了引以为傲的儿子:“伟民,你有何想法?”

  冯伟民阴鸷着,“成大事者,哪能顾忌用什么手段,只要成功,后人管你做过什么隐晦之事。”

  冯继尧思索片刻,目光陡然犀利起来,“本想找上面认错,就说小五和钟家小子有过节,这样影响就小的多,现在看来,这个办法有点冒险,还是老大说的对,做大事就不能瞻前顾后。”

  端起茶喝了一口,分析道:“他不死也应受伤,不然早就有了消息,现在没找着人,对我们有利。”

  指点着冯伟民:“你马上去南广,要潘建国安排人盯紧钟家小子的媳妇,估计他们会联系。”

  吩咐冯继忠抽调江海、南广公司安保一半人员,在京都机场、车站等地盯着,余人进山搜寻。

  安排完,冯继尧狠辣的说道:“见人即杀,杀完后留下人善后,一定不要留下漏洞。”

  养伤第十五日,正午时分,阳光刺目,龙若尘随意的问道:“你家人呢?”

  血气方刚的钟瑞民踌躇满志,钟瑞民哪里会想到,一张遮天大网已然撒了下来。听了龙若尘的话猛然惊醒,冷汗冒了出来,既然对自己下此绝手,找不到我,素雅不可能安生。

  见他面露惶色,龙若尘问道:“怎么了,能说说吗?”

  钟瑞民的声音变得颤抖,“妻子孤留,还有身孕,他们找不到我,一定会找她的麻烦,这帮人无忌,什么事都能干出,不行,我得出去。”

  短短时日相处,龙若尘得到与人交往的亲切之情,“钟哥,你这个样子出去,无异于送死,告诉我如何找到她,我出山一趟,把她接来。”

  钟瑞民慌忙摇手,“兄弟,救了我,已是恩比天大,山外的世界,阳光与黑暗共存,你小小年纪不懂人性之恶,很可能被不轨之人的阴谋,陷入不归境地。”

  龙若尘傲然大笑,气势惊天,“天下间无人可憾我。”

  凌厉威势使得钟瑞民有了臣服之感,他才发现眼前神奇的少年,比自己眼中看到的威凛更加摄人心魄。

  相对于钟瑞民来说,他对社会的理解只是白纸样空白。钟瑞民就此行,给他讲了如何避开危险,怎样应对不可知的事情,龙若尘一一记了下来。

  外面的世界五彩缤纷,十五年与山为伴,使得龙若尘一路惊奇,滚动的汽车,高山一样的楼房,还有那花裙子,林林总总,眼花缭乱。

  钟瑞民的计划,先在扎顿买套衣服,因为龙若尘穿着父亲的服装,他的身体健壮,骨骼却还没有长开,龙文豪身材魁梧,他的衣服穿在儿子身上,还是显得龙若尘弱小许多。

  一路欣赏外面的世界,忘了钟瑞民的嘱咐。

  到了南广,这才想起换装,进了商场,当他拿出一叠钞票,营业员有些不信,这个明显从大山来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多钱?验过真伪,营业员并没有拿龙若尘随便一指的衣服,而是给他选了一套运动服,这样很符合他的年龄,看起来像个学生。

  这位好心的营业员把剩下的钱递给龙若尘,“一定要把钱藏好,留出几张,够用就行。”

  龙若尘不解,“我的钱,想怎么拿就怎么拿,难道有人抢不成。”

  单纯的孩子呀,营业员苦笑着摇摇头,“抢倒是不大可能,可他们会偷。”

  龙若尘灿烂地一笑,“谢谢你,我不怕抢,也不怕偷,真遇到了,算他们倒霉。”

  出了商场的大门,应验了营业员的话,商场是小偷小摸的战场,龙若尘露富,怎么能逃过他们的眼睛,在他们看来,这个孩子的钱财已经是自己的了。

  三名小偷,二人望风,一人工作,手刚伸入衣兜,龙若尘笑了,“很好,你是我下山首遇。”

  望风的人忙围了上去,他们打算抢。

  被抓住手的小偷,凶相毕露,开口威胁,忽然发现听不到自己的发声,而对方的手一紧,他听到了叭叭的声响,似孩子玩的小砸炮,很清脆。

  龙若尘松开手,“看看你的手,是不是和手腕一般粗细。”

  三人同时看去,他贪婪的手掌似面团被搓揉成细长条,剧痛传来,掏兜的人痛楚中有惊吓,晕倒在地,同伙惊恐着,刚想逃窜。

  “难道你们比得过山兔?”晃动间,龙若尘抓住了他们的手,惊魂一幕再次出现。

  看着三人死狗一样躺在那里,龙若尘摇摇头,自言自语,“钟哥还是心善,这样的人留在世上能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