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豪门假千金是团宠

豪门假千金是团宠猫躲躲免费阅读-豪门假千金是团宠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豪门假千金是团宠|时间:2021-05-13 13:47:45|作者:猫躲躲

豪门假千金是团宠小说[连载] 顾妍雨傅子睿无删减阅读,是一部无删减的总裁豪门小说,主角分别是顾妍雨傅子睿,由作者“猫躲躲”倾情推出,偷偷换女酒鬼愣了一下,疾步上前推开老妇人闯进病房去看。病房只是间四五平方放了一张床,两把椅子一个床头

豪门假千金是团宠顾妍雨傅子睿

第12章 各有心事

陈重笑眯眯的看着桃子,桃子恼怒,却又不敢再有什么举动,只能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像平常一样跟大家说笑着吃了饭。

骆心雨察觉她妈的不对劲,她不明白她妈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她挺高兴有人能让她妈不高兴的。

吃过饭后,骆心雨便出门了。

桃子一整天寻着陈重,想跟他私下里说说话,可陈重就是躲着她。

她只能让管家把陈重找来,在花园凉亭里质问他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接近骆心雨。

陈重不以为然的笑说:“心雨是我女儿,我想念了十八年的女儿,我接近她是应该的。”

桃子压抑了十八年的满腔愤怒发泄了出来:“呸!你配做她爸吗?她才出生,你就要把她给卖了,你难道是忘记了吗?她没有爸,她爸早死了十八年了。”

陈重淡淡的笑笑说:“桃子,你怨恨我,我不怪你。你想怎么样都行,等你生完气后,我们一家三口团圆吧。”

“你这是还没有睡醒吧?在你带着人贩子来医院想要带着我女儿的时候,你就失去我们母女了,你难道不明白吗?”桃子很想抽给他一个大耳光,可她又觉得面前这男人跟她没有关系,她不应该打他,便克制了下来。

陈重点头说:“桃子,你别太生气,当年是我不对。我现在过来给你们母女道歉,你要想怎么罚我都行,只要你高兴就好。”

桃子知道他就是个滚刀肉,以前追求她时,不管她怎么拒绝,他都不肯离开。

只是,以前她年轻,把他这样的态度误以为是爱,现在她不会再上当了。

桃子冷笑一声说:“是不是我想要你怎么样,你都会答应,只要我高兴?”

陈重犹豫了下说:“说说看,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

“你离开顾家,再也不要来打扰到我们母女。”桃子瞪着他坚定的说。

陈重却不为所动的笑说:“这个,我做不到。我的妻女在哪,我在哪。我寻找了十八年的妻女,我再也不会把她们弄丢了。”

陈重的话说得很认真,很动情,可桃子哪可能会相信,她苦笑着说:“看来,只有我和心雨离开顾家,再次去个你找不到的地方了。”

陈重忙说:“别,别走。我来这么几天,知道你是顾家小姐的奶妈,顾先生太太都信任你,顾小姐特别依赖你。你不要走,你留在这里,顾家不会亏待了心雨,会给她找一个好人家嫁了的。这才不枉你在顾家伺候顾小姐这么多年啊,不能走。”

桃子看透了陈重的冷笑说:“看吧,你是不可能只为了我们母女的,要是你真为了我们母女,你就会让我们跟你一起回远山镇的。算了,我也不劝你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桃子要走,陈重忙说:“桃子,你永远活在你的世界里,你怎么不看看,有那么好的资源怎么要不用起来呢?我不是为了我,是为了我们心雨。你生心雨时,我连住院费都付不起,只能想着卖了心雨,交了住院费接你出院。你却抱着心雨去富人家躲了起来,一躲就是十多年。你知道昨晚心雨喝醉了,跟我说,她在这个家里活在顾小姐的阴影下,心里有多憋屈吗?”

桃子不为所动,骆心雨心里憋屈,她是知道的。

可是,骆心雨要想不憋屈的活着,她就只能带着心雨离开顾家,她怎么可能离开她的亲生女儿顾妍雨呢?

看来,是时候离开顾家了。

只有,她带着陈重一起离开顾家,顾妍雨是她的亲生女儿的秘密才能保住。

“你既然说找了我们十八年,那我们一家三口就回远山镇吧。”桃子下定决心,认真的说。

陈重无奈的说:“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就不能活得现实一点呢?我听说了,心雨从小就跟着顾家小姐上贵族私立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你这是想毁了女儿的前程吗?”

“我就是不想毁了她的前程,我才不能让别人知道她有一个这样的爸。”桃子背对着陈重,咬牙说。

陈重听她这么说,想了一下说:“好,我答应你,我是心雨她爸这件事,我不会让除了你我之外的任何人知道。你不要带心雨离开,你还是顾小姐的奶妈,心雨还是顾家小姐的好朋友,我还是顾家新聘的园丁。”

桃子一想到陈重会看到顾妍雨,她就万分痛苦的摇摇头:“不,不行。除非你答应我,你离开顾家,我和心雨才会留下的。”

陈重想了想说:“好,我辞职。你给我一笔钱,我在明城开个店,你偶尔带着心雨来我店里坐坐,我就离开顾家。”

桃子痛苦的用力闭了下眼后,睁开眼说:“好,店不许开在离顾家太近的地方。”

她说完就径直离开了,她知道她是摆脱不了他的。

晚饭时,骆心雨回来了,她又坐到了陈重身边,悄悄塞了一张小字条给他。

陈重笑笑,吃过饭后打开字条看:大叔,准备好奶啤,晚上八点半,我们在大门口见。我带你去吃烧烤,我请你。

晚上,他们一起去吃烧烤,骆心雨又叨叨的说她妈是如何对顾小姐好,如何的偏心,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

陈重微微皱了点眉头听着,淡淡的说了一句:“就算是怕主家开除了她,她也没必要这么偏心啊。”

骆心雨觉得终于有人肯为她说话了,有些激动的说:“对啊,对啊,她这还能算是亲妈吗?感觉顾家小姐才是她的女儿,我不是一样的。”

陈重试探的问:“那你爸爸呢?”

陈重的话让骆心雨警惕了起来,有了点醉意也不敢乱说话,她支吾了下说:“我妈没有告诉我,我爸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我问过她,她却什么也不说。”

这也是实情,只是这实情是她十八岁以前的实情。

陈重理解骆心雨,毕竟谁想要一个酒鬼做自己的爸爸呢?如果,有得选择的话。

两人在外面聊到很晚了才回去,回去前加了微信。

桃子得知陈重不在顾府,而骆心雨也不在时,就一直忧心忡忡的在花园里来回走着,看着大门方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