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小说孟小白禹末乡在线全文阅读

来源:qm|小说: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时间:2020-09-15 10:15:56|作者:玉漱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是一本灵异悬疑小说,主人公孟小白禹末乡,由玉漱创作,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内容唯美动人,起伏跌宕,实力推荐。精彩章节试读:孟小白打从娘胎里面就得了一双阴阳眼。鬼打墙、鬼压床、夜半惊魂等小把戏,对已经习惯了的孟小白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从恐惧到淡然处之,甚至是见了鬼魂视若不见。但是,算命先生的话终究还是在二十年之后应验了。鬼夫深夜来,背后带来的秘密令人匪夷所思。她步步为营,却还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无法逃脱。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孟小白禹末乡

《宠婚当道:老公太难缠》第九章 喝断片了

  孟小白的心里十分不爽,刚刚吃了禹末乡的闭门羹,眼下又要接受这个傲慢女人的讥讽。

  何苦?

  “小鬼缠身阳寿折损,非但人会一天天萎靡下去,而且还会连累上身边的人。”

  冯梦茹说到这里,突然间停住,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你可知道他为了帮你解决这档子棘手的事情,不仅亲自出手,而且如今还要被你埋怨,换做是我,早解决了你了!”

  “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该对你们说一声儿谢谢了?”

  孟小白也不甘示弱,杀人就是杀人了,哪里会有什么可以原谅的隐情?

  直接补充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我不会就此罢休的,好自为之!”

  说罢,孟小白便不顾冯梦茹的气恼,直接离开了别墅。

  生了一肚子的气,孟小白气到无处发泄,想也未想,直接进了路边的一家酒吧。

  酒吧里的气氛十分活跃,孟小白心中顿时愉悦了不少。

  舞池当中摔着长长头发的女人们,似乎忘乎了自己的身份,摆动着灵魂快活着。

  孟小白不喜欢这里的颓靡,心里的底线被她抬高了几分。

  随便找了个安静的小角落,刚刚坐下来,身边松软的沙发便是一陷,一股浓重的酒气便扑面而来。

  “美女,一个人吗?”

  男人的声音似乎并没有激起孟小白的兴趣,男人的脸上布满了阴霾。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爷肯跟你搭话是给你面子!”

  男人唾骂了几声儿之后,便起身离开,没入了嘈杂的颓靡之中。

  孟小白仿佛置若罔闻,而是背靠在后面的沙发上,喝着几瓶啤酒之后,心头的忧郁始终挥之不去。

  “一个人?”

  一道苍凉的声音响起,孟小白淡然往对面的沙发上望去。

  只见黑暗之中,一个年轻的男人将脸埋在黑暗当中,但是尽管如此,孟小白还是第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不对劲儿来。

  “来这种地方,不怕吓到人?”

  被孟小白这么一问,男子突然间轻轻笑了起来,只是盯着孟小白面前桌上剩下的啤酒。

  问道:“我能尝尝啤酒什么味道吗?”

  孟小白一愣,随即便点了点头,“随便你,我是惹不起你们这种鬼魂的。”

  男子仿佛置若罔闻,眼睛闪着光亮,迅速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之后,便放在了鼻尖儿轻轻地嗅了嗅。

  “不喜欢?”

  孟小白见男子只是闻,却并不喝,心里还有些奇怪。

  男子仍旧是一脸的淡定,笑道:“生前我是个酒鬼,天生爱喝酒,爱到把命也交给了酒。”

  心中一惊,孟小白却并不想表现出来任何的惊讶表情,却只是淡然一笑。

  “不后悔就是最好的心境了。”

  男子却在这个时候皱起了眉头来,说道:“怎么不后悔,因为酒我失去了一切,不过,脱离了人世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有些腻了呢!”

  “人死不能复生,轮回不正是最好的选择吗?”

  孟小白的这个问题,似乎正戳中了男子心里的伤痛。

  “起初,我并不想离开这个世界,逗留了四年,如今却看透了事实,不属于的人不要强求,融入不了的世界是不能强留的,只是,一经耽搁却再也回不去了。”

  孟小白的心里吃惊万分,随即便叹了口气儿,“如果我不跟他吵架的话,或许我会去替你求情。”

  男子听后,脸上一喜,最终却淡淡地失望了下来,“没关系,时间不多了,我很知足。”

  看着黑暗中男子的那张脸,孟小白的心沉沉的。

  她不知道自己的这双阴阳眼会陪着她多长时间,更是对自己无能的一种悔恨。

  她想了解这个神秘的世界,想在这个世界中做一点儿什么。

  禹末乡说得没错,但是孟小白却十分不同意他那句人鬼殊途。

  人鬼殊途,阴阳相隔的两个人怎么就不能相爱相伴了?

  孟小白无法接受这种无理的现实,更加想不明白这个死规矩是谁定下的!

  “没关系,大不了灰飞烟灭罢了。”

  男子的声音尽管十分小,在嘈杂的环境中,孟小白仍旧还是听得一清二楚了。

  “你说什么,灰飞烟灭?”

  孟小白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男子隐藏在黑暗中的那张脸渐渐出现在日光灯之下。

  精致的小脸蛋,带着几分的无情,似乎又带着几分的温柔。

  俊俏,却又不俗。

  孟小白一愣,随即便皱起了眉头来,“你说的是真的吗?”

  “人死后如果不轮回,便会被阴间淘汰,很快便会灰飞烟灭。”

  “不可能!”

  孟小白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瓶,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自己喝的有些多了。

  整个人摇摇晃晃,站不稳却又拼了命地想要站稳。

  男子见此,摇了摇头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欲要伸手去将孟小白扶住。

  孟小白见此,急忙拉住男子的胳膊,身子瞬间不支,意外地倒在了男子的怀中。

  孟小白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一道清冷的声音便在面前响起。

  禹末乡冰冷着一张脸,周身气温骤降,带着几分的杀意,说道:“二位好兴致,可是我打扰了二位了?”

  男子身子瑟缩了一下,连连后退了几步,却又用手支撑着孟小白的身子。

  孟小白抬了抬眼皮,发现正是禹末乡,心中震惊。

  “你怎么来了?”

  说罢,孟小白挣脱了男子的手,直接往禹末乡这边倒去。

  整个人大概是喝断片了,虽然脑袋还清醒着几分,但是肢体却早已经失去了知觉。

  禹末乡皱眉伸手禁锢住孟小白的肩膀,微微皱起眉头,神情十分不悦。

  问道:“怎么喝酒了?”

  孟小白往禹末乡的怀里缩了缩,抬起下巴闭上眼睛,问道:“我也是人,我怎么就不能喝酒了?再说我几年二十岁了,可不是十八岁未成年。”

  “可是你喝得太多了。”

  禹末乡的声音冰冷,随即目光很快便阴狠地投放到了男子的身上。

  “你对她做什么了?”

  男子声音有些颤抖,“刚刚认识的朋友而已。”

  “是吗?”

  禹末乡的咄咄逼人,让迷糊中的孟小白幽幽转醒,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挣脱了禹末乡的怀抱。

  几步上前,用身子挡住了男子,说道:“禹末乡,你不是很厉害吗?可不可以救救他,他就要灰飞烟灭了!”

  禹末乡的脸色很不好,直接将目光一阴狠,上前一把将孟小白横抱起,大步走出了酒吧。

  白迦小区别墅。

  禹末乡冷着一张脸将孟小白放在了自己那张纯黑色的大床上,拿出一张符纸,点燃放进水杯,将符纸水给孟小白喂了下去。

  分明还不具备面对鬼魂安然无恙的本事,却还总是去沾染那些能给她带来不良反应的鬼魂。

  禹末乡十分无奈地站在床边,此时正进行中一种强烈的心理斗争。

  看着被这个女人弄脏了自己床单的禹末乡,禹末乡的脸色便暗了几分。

  最终,禹末乡还是把孟小白横抱起,丢进了浴室盛满了温水的浴缸当中。

  孟小白身体浸入温水当中,突然间十分舒服地闷哼了一声儿之后,便神情十分舒服地往浴缸壁上靠了靠。

  禹末乡一挑眉头,突然间觉得自己被眼前的这个女人折磨地有些不像他当年的那个自己了。

  叹了口气儿,转身出了浴室。

  孟小白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差点儿被一大口水呛死。

  挣扎着从浴缸当中坐直了身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浸泡在水中的身体。

  “这,这是……”

  孟小白环顾了一圈儿浴室,这里的浴室设备齐全,洗漱台上摆满了她见都没有见到的瓶瓶罐罐品牌。

  偌大的浴室,简直都快赶得上孟小白的出租屋大了。

  随即,孟小白便伸手在自己的大腿根儿上使劲儿捏了一把,瞬间龇牙咧嘴地苦叫了起来。

  孟小白从浴缸中起身,浴缸里的水是恒温的,一出来身上的水汽蒸发,孟小白只觉身上冷飕飕。

  匆忙伸手将架子上的浴袍拽下,将身上已经湿漉漉了的衣服换下。

  走出浴室的时候,从正对着的一块大大落地玻璃中,孟小白见到了此时自己那副狼狈的真实模样。

  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脑后,发丝还不断往下滴着水珠儿,镜子中的她,身上穿着一套宽宽大大的浴袍。

  长长的裤脚足以擦干净地板了,整个人就像是个被包裹住的小木棍。

  愣了愣神儿的孟小白,抬脚往外面走去,赫然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偌大的卧室。

  一张黑漆漆的大床十分宽大,屋内整洁异常,除了一张大床外,几乎看不到其他的房屋装饰品。

  孟小白在屋内转了一圈儿之后,人却停在了一个落地大书架面前。

  书架是孟小白身高的两三倍,直接抵在了天花板上,摆满了各种书籍。

  孟小白整个人此时犹如一只小兔子一样,眼花缭乱地看着眼前一排排的书籍。

  大多都是外文书籍,汉子却并不能看到几个。

  目光停留在书架的顶层,一本看起来古旧,印刻着几个古代字体的书籍,彻底吸引住了孟小白的目光。

  孟小白找了把椅子踩在脚下,点着脚尖儿将那本书给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