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都市之横行天下

完结小说《都市之横行天下》龙若尘宇文傲雪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qm|小说:都市之横行天下|时间:2020-09-15 09:25:56|作者:亿江北

《都市之横行天下》是一本都市小说,主人公龙若尘宇文傲雪,由亿江北创作,都市之横行天下内容唯美动人,起伏跌宕,实力推荐。精彩章节试读:少时傲然自若,长大超凡绝尘,狂放以驭天下,斩绝人间不平。

都市之横行天下龙若尘宇文傲雪

《都市之横行天下》第九章 长谈感世

  怒火熊熊的钟瑞民往外走去,冯伟建喜滋滋的跟在身后,他的脑海中是一幅神秘的古迹,拿到后独吞,然后杀了钟瑞民,这样谁都不会知道。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不然肯定杀你,只要你把画给我,会放你一条生路。”到了此时,他还没忘威胁一番,

  突然,钟瑞民手捂肚子,“可能在飞机上吃坏了肚子,有纸吗?”

  说完,急忙往前小跑,警戒的人见此,紧张的围了过去,冯伟建跟了出来,随意的摆摆手:“跟着他,这小子闹肚子。”

  钟瑞民东张西望,像是在找僻静之处,眼前一亮,前面是一个深沟,到得近前一看:沟不深,前面有个弯,这个弯不站在沟沿上不会看到。

  装作边跑边解腰带,下到沟里,故意露出脑袋,让他们以为就蹲在那里,这样,警惕性会慢慢降低,当最后一次露了一下头,钟瑞民迅速的下到沟底,往弯处跑去,那里就是森林的边缘,钟瑞民冲进林中的时候,听到“他跑了”的喊叫。

  他们在大山之中兜了三天,钟瑞民身心居疲,他想,一直这样跑下去,迟早会被抓住,何不如寻机一个个干掉他们呢?

  有了这个想法,开始刻意的寻找伏击地点,走不多时,前方有一巨石,巨石脚下杂草人高,爬上巨石往下俯看,钟瑞民心里有了计划。

  下来巨石,他将石脚杂草踩倒一片,似人在此歇息过,搬了几块石头置于巨石顶,拽了树藤野草将石顶伪装了一下,看起来石顶本就长草。

  钟瑞民以逸待劳,用这个难得的时间补充能量,大山漫长的冬天虽然过去,而万物却还没有复苏,可以果腹的唯有干树菇,他用扯下的一只衣袖装满采来的树菇,见水便润,树菇遇水胀大就可食用。

  肚子填饱,果然有人寻来,人渐渐走近,透过缝隙,钟瑞民认出就是从房间带走他的那个人。

  他好像觉察到了什么,紧张的四处张望,这就是人在危险来临时的预感,没发现什么不妥,继续向前搜索。

  待到了巨石近前,看到倒伏的杂草,急忙蹲下身子查看,钟瑞民悄然举起一块大石猛地砸了下去,只听沉闷的‘咚’一声,大石头砸中了他的脑袋,人没吱声便归了西。

  钟瑞民紧张得身体颤抖,他是在杀人,平复了一会,爬下巨石,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把枪和匕首,收起悄然的离开。

  就这样,他们在山间转了十天,最终让他杀了三人,待他们都精疲力尽的时候,钟瑞民被反伏击的冯伟建打了两枪,一枪腹部,一枪左肩,良好的身体素质没能让他失去生机。

  得意洋洋的冯伟建来到钟瑞民的面前,蹲下身子查看,“这比打猎刺激多了,你应该晚点死,让我再玩玩。”

  躺着的钟瑞民突然睁开眼,冯伟建一惊之时,冒着寒光的匕首捅进了他的胸膛。

  求生的欲望让钟瑞民站了起来,手捂腹部,踉跄的往开阔地走去,这样让人发现的几率会大些,凭着坚强的毅力,终于来到了龙若尘的居山下。

  龙若尘听了钟瑞民的含泪倾诉,只字片语中,对山外的世界有了基本的认识,爹说的对,那里满眼皆人,却是弱肉强食,他们的凶狠比得过虎豹,残忍的群狼。

  虎狼吃饱了便不会去欺负弱小,而他们却是要天下锦帛均为己有,“这样的人为什么要留在世间,难道就这样任其横行?”

  看到少年眼显赫人杀机,暴戾的气息在空间蔓延,钟瑞民大惊,“小兄弟,千万不要动怒,外面的世界很大,有亿兆之众,不可否认,人世间暗藏穷凶极恶之徒,但这些人并不多,他们犹如那暗中抢食鬣狗,想通过不劳而获而获取食物,一时得逞,却不会次次得手,最终,它们会遇到愤怒的强者,丢了性命。”

  龙若尘摇摇头,“没有发现也还罢了,既然知道是鬣狗之徒,为何不群而攻之,踩死他们,世间不就少了些祸害吗?”

  钟瑞民有些站不住,扶着墙走到凳子前坐了下来,看着眼前少年,凭他心性,步入尘间,还不知会掀起多大风浪,他那知社会都有其运行轨迹,不是任性而为的世界,想来他对世间一切还很陌生,我当尽力引导,否则,他的出世对人间就是一场灾难。

  “兄弟,世界万物都有其生存法则,没有恶就不知道善,自有人类文明以来,对于社会上的恶,都有一套惩戒之法,发展到现今,这套机制已经很完善,只要你作恶,便有相应的惩罚制度等着,正因为有了这个制度,社会才能向前推进,如果无视这套制度,无论你是为善为恶,社会秩序将会打乱,从而引起人间动荡。”

  龙若尘听完,若有所思,沉思许久,他摇摇头,“你说的还是不对,我在书中看到,恶徒肆意杀戮,看到的人却是纷纷躲避,众目睽睽之下,你说的制度在哪里?”

  钟瑞民笑了,“老弟,那是文学,人为杜撰,为了吸引人所采取的艺术手法,这与现实生活不可同语,冯家势力很大,但也不敢大庭广众之下杀我,可见他们对这个社会也存在畏惧,这样的人只能一时得逞,不会一世,待我伤好,出得山去,找到可以惩罚他们之人,仇人便会得到应有的下场。”

  钟瑞民说完,自己都不信能不能达到运用律法使冯家灰飞烟灭,因为律法对一些人起的作用不是很大,而冯家就是可以视法如无的恶族,但必须得这样说。如果为了仇恨,无视秩序,快意恩仇,眼前这个眼睛可以杀人的少年,听到与他一样的想法,那么,他定不会顾及所谓的社会制度。

  龙若尘想了想,“世有亿兆之众,恶者隐在暗中,所谓的惩罚之人看不到,而我恰好遇到,难道不能伸手搭救而任其施为。”

  钟瑞民不知道如果去解释他所提的问题,这是很常见的社会现象,见义勇为是做人的根本,但此人遇之,不一定是只救人,很可能要杀人,想到自己的境遇,男儿热血顿起,“遇到无忌之人,如果我有兄弟你的能力,根据他们所做的恶事程度,给予相应的惩戒。”

  钟瑞民将准备说的诛杀改成了惩戒,这是让少年知道,不是见恶就杀,而是要有一定规则。

  一番长谈,龙若尘对山外的世界有了清晰的感知,他很感激钟瑞民给他说了人世间需要知道的知识,这在书中体会不到,钟瑞民在他的口中成了钟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