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十年青梧全章节阅读谋定天下

来源:qm|小说:谋定天下|时间:2020-09-15 09:21:14|作者:十年青梧

关于主角凤凌诺云祁的小说谋定天下可以在线完整阅读,本书是十年青梧所写的,内容精彩绝伦,值得一看。精彩内容阅读:皇权更替,狼烟成迷。一个身份至尊却只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一个江湖自由却逃不开身世疑点重重。她不是她,他也成不了他。天下棋局,宫阙之巅,解铃还需系铃人。到头来,都只愿一蓑烟雨任平生。

谋定天下凤凌诺云祁

《谋定天下》第十三章:红颜

  李铭斓愣了一下,赵婉柔一直都是如她的名字那般温温柔柔,说起话来都是细声细气,没想到今日倒是生了这么大的气。

  赵婉柔见李铭斓眼睛也不眨地看着自己,脸红了又红,有些局促,“世,世子哥哥,婉柔……”

  “哈哈哈,婉柔妹子,可算是见着你生气的模样了,平日里的那般样子着实让哥哥我不敢带你玩呀,生怕一不留神声大了就把你给吓着了。”

  赵婉柔脸又红了几分,满目含情的水眸嗔了一眼李铭斓,不再说话。

  “不过金小姐倒是对这礼仪了解深透,看样子,金夫人前段时间特意从宫中求的教养嬷嬷倒是有几分真本事!”李铭澜冷笑一声,出声讽刺道。

  盛京大部分的权贵之家都知道,金府一家最不受礼仪约束,宠妾灭妻不成反被妻子压制当起了家,现在李铭澜又偏偏说着这样的话,讽刺意味不言而喻。

  在场的人听了李铭斓的话都哧哧地笑了出来,羞得金水袖满脸通红,可又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甩袖离场,不然明日整个盛京就都是金家的笑料了!

  就在众人以为这李世子又要像往日那般一怒冲冠为红颜的时候,被忽视已久的容祁说话了。

  “金小姐说凤小姐行平辈之礼不合规矩,那你见着本皇子怎么不行君臣之礼,本皇子记得金小姐并无诰命在身吧,就算有,金小姐觉得这个诰命又是否足以自个对着本皇子行平辈,哦不,直接无视本皇子呢?”

  哟,原来不是李世子而是六皇子为了红颜知己怒发冲冠了啊。

  金水袖愣了一下,在家中她就听母亲说这六皇子虽然深得帝宠,可是因着有那么一个名声不好的生母,所以在朝中也不算得重视,性子颇有些软绵,今日怎么……

  容祁虽然一向与人柔和,但是并不表示他没有脾气,不发脾气,更何况他的性子本就桀骜不驯,除了那么些人事物,是没什么能入他的眼的。

  脸色整肃,皇族的气势对着金水袖压过去,吓得金水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连带着旁边的赵灵瑶都白了脸。

  “好了,就像灵瑶小姐说的那样,大家都是姐妹,六殿下就不要计较了。”

  凤凌诺见场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便出来笑道。完全将谢风离那一手和稀泥玩得炉火纯青。

  “凤小姐倒是个明白人。”只是识相得晚了些。

  “当不起灵瑶小姐的夸奖。”

  赵灵瑶见凤凌诺油水不进的模样,气得想上去撕了她的脸。赵灵瑶被誉为盛京第一美人也不是空穴来风的,就算是气极甚至凶狠的模样也是万分耀人的,就连凤凌诺也忍不住在心中暗赞一声。

  “凤小姐是怎么与阿祁认识的,居然赛起马来。阿祁你也有些不仗义,有这般的好事也不唤上我!”李铭斓眼瞧着冷场,拾起来自己乐意的话头。

  “相识不如偶遇。”容祁轻笑了一下,“说明你和凤小姐缘分未到,所以遇不上——凤小姐,不知祁说的可对?”

  “殿下说的是,凌诺和李公子的缘分在这等着呢。不过时刻不早了,凌诺便先告辞了。”

  容祁朝李铭斓挥了挥马鞭也跟在凤凌诺身后,还不忘对着金水袖说了一句:

  “金小姐还是在没学好规矩之前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真是不知所谓!”

  自那日一场以六皇子当场痛斥贵女无状为结尾的闹剧结束后,凤凌诺难得的在初凤阁乖乖地呆了两天。

  “主子,你就真的被魅夜那小子给吓住了?”汀兰看着忍着寂寞窝在房里的凤凌诺,难耐心中的八卦。

  要说凤凌诺除师傅雪岩老人和大师兄舒玉溪之外最怕谁,那就非魅夜莫属了。而魅夜放在盛京城又是除味怡楼灯花弄之外的又一个传奇。

  魅夜,蝶醉居的掌柜,而蝶醉居是盛京最大的青楼加小馆馆再加赌坊,总而言之味怡楼是吃饭的地方,那蝶醉居就是容纳了所有娱乐的地方,且魅夜其人正如名字一般,如魅似夜,让人摸不着其踪。

  当然,那日凤凌诺在街上整蛊的那个小贩就是魅夜手中的人。

  “哪有,你主子我不是因为那日赛马伤了风而卧床休息了吗!”凤凌诺有气无力地躺在软榻上,幽怨地道。

  伤风一说还得源于那日赛马在未名湖见到了许多勋贵子弟。那日后,谢府和镇远将军府陆陆续续收到了不少的帖子。

  原本谢风离和舒玉溪两人的府邸均无女主人,一些想拉拢他们的人在他们的身上碰了壁就之后无计可施了。幸好如今来了一个凤凌诺。

  虽说不能代表他们两人,但是至少还能说几句好话不是?最后谢风离被这些帖子弄得头疼,就直接发话说凤凌诺赛马伤了风正在卧床静养,不能赴宴,这才让人消停了一会。

  但是总归还是有一些不甘寂寞的人,比如当朝国母,慕天的皇后娘娘。

  此时,左相府的管家王喜正小心的陪着坤和宫的大太监何海喝着茶,心里不停地催促凤凌诺赶紧到来。但是,当凤凌诺到达前厅时,何海手中的茶已经更换过两次了。

  “凤小姐真是贵人事忙。”何海不阴不阳的开口道。

  “公公过奖。”凤凌诺笑着行了一礼。

  何海看着凤凌诺笑靥如花的脸,直接清了清嗓子宣旨道:“传皇后娘娘凤谕,凤氏凌诺温敦淑丽,锦绣佳人,适得本宫心意,赐玉如意一对,珠花两只,华锻两匹,宫花两朵,另听闻其伤风有恙,赐药材悉数,传其明日入宫一叙。凤小姐,还不谢谢娘娘大恩。”

  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还不如给她纹银百两呢!却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弓身行礼:“谢娘娘大恩,娘娘万福金安。”

  何海原想告诫她谢恩须行跪礼,但是瞥见凤凌诺极敷衍的样子,将话又吞了回去。小丫头片子,明日进了宫,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那奴才就告辞了,明日娘娘派的车撵会来接凤小姐,还望凤小姐早早准备,莫在凤仪面前失了礼仪。”

  “王管家,送送这位公公。”凤凌诺爽快的摆手,“顺便让人把这些药材的送去味怡楼,就说这是皇后娘娘给的补偿了。”

  何海脚步一顿,狐狸眼危险地眯了一眯,冷哼一声,直接走了出去。

  “主子,皇后这是什么意思?”秋暮走上前看着那些用红木呈着的东西,百思不得其解。

  凤凌诺轻笑一声,红唇微张:“六皇子容祁,或者安国公幼女赵婉柔,又或者两者皆有!”

  秋暮退下后,凤凌诺看了眼脸色还有些苍白的王管家,淡笑,“管家,你家大人呢?”

  “大人去将军府了。”王管家讪笑了下,“您可是有事?我去帮您把大人唤回来?”

  “算了,我自己去找他吧。”

  凤凌诺摆摆手,出了厅堂,几个闪身就消失在屋顶之上。王管家默默地把“备马”的话咽了回去。

  回过头来却想,姑娘就这么在京城中飞来飞去,会不会被督查的人当作刺客抓起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