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谋定天下小说精彩阅读-谋定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来源:qm|小说:谋定天下|时间:2020-09-15 09:20:55|作者:十年青梧

《谋定天下》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人公凤凌诺云祁,由十年青梧创作,谋定天下内容唯美动人,起伏跌宕,实力推荐。精彩章节试读:皇权更替,狼烟成迷。一个身份至尊却只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一个江湖自由却逃不开身世疑点重重。她不是她,他也成不了他。天下棋局,宫阙之巅,解铃还需系铃人。到头来,都只愿一蓑烟雨任平生。

谋定天下凤凌诺云祁

《谋定天下》第九章:撞轿

  “好狂妄的口气!”灯花弄气极反笑。

  “味怡楼不过是家酒馆,比不上殿下常去的花红酒绿的场所。前几日为了一个姑娘在蝶醉居闹事不成,今日还欺到味怡楼头上!”

  容禄被她的眼神看得发毛,直接捡起一把椅子朝灯花弄扔去!

  “住手!”

  一声怒呵后,一条白影朝那飞在空中的椅子挥去,将它带回到容禄的眼前,直接炸成了碎片,如数打在了容禄以及他身后的人身上。

  容禄一回头就看见汀兰手执白鞭站在门口,一脸怒意,而凤凌诺则是神色平淡,无视容禄直接朝灯花弄走去,担忧道:“如何,可有受伤?”

  “凤姑娘,凤姑娘,您等等在下!”京尹兆张和忠带着人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

  众人直接傻了眼,这京尹兆向来只是京中的一个摆设,今日怎么带着衙役过来了,看样子还是偏帮味怡楼?

  灯花弄冷眼看着京尹兆累极但奉承的嘴脸,然后对着凤凌诺摇了摇头,道:“无事,只是味怡楼……”

  顿时心疼得不得了,这修缮得花多少银钱!

  “放心,钱财乃身外之物,先把场子找回来!”凤凌诺冷笑一声,高声道,“张大人!”

  “下官在!”张和忠看着这狼藉的一地,只想逃开。本来接到下属的报告时他便不想多管,一个是皇子,一个有谢风离撑腰,怎么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京尹兆能够管得。

  谁知,这凤小姐身边的丫头直接拿着镇远将军的腰牌过来了,甚至还有让他难保乌纱的东西!

  “来人,给本官将这伙聚众闹事,打家劫舍的匪人绑了,带回衙门看押起来,明日升堂受审!”张和忠咳嗽几声,壮着胆子道。

  “瞎了你的狗眼啊,张和忠你简直放肆,没看见这是本皇子的人吗?”容禄指着张和忠的鼻子骂道。

  前几日在蝶醉居看见他还是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今日确实偏帮起谢风离来,容禄的脸色又不由得狰狞了几分。

  “八殿下诶,您可莫让下官难办哟。”张和忠苦着脸低声哀求。

  “滚开,不长眼的东西……”容禄骂骂咧咧地朝他踢了一脚,然后对着凤凌诺调笑道,“姑娘是谢风离的人?不若跟了本殿下……”

  凤凌诺眼睛半眯,懒得听废话,“张大人一向爱民如子,不然如何会被陛下看重,担任京尹兆如此重大的职位,掌管盛京百姓的安危呢!”

  张忠和紧张到手指发颤,连连咳嗽几声,“凤小姐……过誉了。”

  “张大人太谦虚了,今日这味怡楼的事就全权拜托张大人了,千万莫辱了圣上钦赐的牌匾不是?”

  “咳……那,下官这就将这些个匪人……以及主谋带回去看押,待我向上头报备再另行处置,走!”张和忠大手一挥将容禄也给绑上了,还真有几分清官的味道,不过在人眼里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还希望凤小姐可以在镇远将军面前替下官美言几句,那下官便先告辞了。”张和忠掐媚的朝凤凌诺拱手道。

  灯花弄将一众护院扶起来,叹道:“劳累你们了,待会去账房那多领一个月的月钱,回去休息几日,也算是我的一番心意。”

  护院们都是满心的感动,在味怡楼做事原本就比在平常的酒楼拿得工钱高,而且每天还能私下尝到他们根本想都不能美食。

  现下只是挨了一顿打,还本就是分内之事,掌柜的又是道谢,又是奖赏的,说不感动便是和那八皇子一样的畜生了。

  于是,一众兄弟都忍着身上的伤痛将桌椅全部扶了起来,又将地面打扫干净这才离去。

  灯花弄虽说武功不高,但总归有几分内力护体,而且又被护院和小二护在了身后,因此并没有受多重的伤,只是胳膊和手臂上有几块青於。

  回到房间,汀兰用着秘制的散瘀膏细心地替她揉着。凤凌诺眸光莫测。

  话说凤凌诺和汀兰两人刚进城就看见秋暮候在路旁,身后还跟着京尹兆张和忠,听秋暮三言两语讲完事情,直直冷笑。

  这个八皇子倒是真的蠢笨无知,被人当枪使,还沾沾自喜。

  “主子,是我与影儿疏忽了,差点酿成大错。”灯花弄叹了一口气道。

  “无事,这几日就让味怡楼歇业,等着接下来的好戏开锣!”

  凤凌诺眼中冷光一闪,嘴角却勾起一个笑,吓得汀兰咽了咽口水,完了主子又要整人了!

  凤凌诺对着灯花弄耳语几句,听得她是眼睛直冒红光,重重的点头表示知道怎么做了。

  其实,张和忠也只不过做了做样子,还未走到府衙,就让人给容禄松了绑,在挨了一顿打之后,看着容禄徜徉而去。

  两日后在味怡楼不远处的街道上,一个小青年哭哭啼啼地往前跑着,一不小心就撞上了相面而来的一顶软轿,吓得跪在地上求饶,哭声更大了。

  轿里的人似是认得这个小青年,让小厮掀开轿帘,道:“这是怎么了,赶紧起来回话!”

  此人正是御史台的王大人,也是味怡楼的常客,认出了这是味怡楼的店小二。

  小二一见是熟人,就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眼泪,道:“王大人,小人不是故意撞上您的轿子的,而是,而是,实在是事出紧急。小人得赶紧去百草堂请大夫给我家掌柜的看诊啊!”

  “怎么,灯掌柜病了?我让小厮去,你给我说说是怎么会回事,灯掌柜怎么好端端的就病了?”

  王大人就住在味怡楼后面的那条街上,且昨日才在味怡楼用过饭,看见灯花弄还是好好的。

  店小二听见王大人的询问,就赶紧将八皇子容禄砸了味怡楼和上门讨说法却被人打了出来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大人,您是不知道,味怡楼里被毁坏的家伙什光修缮就得百多万两,味怡楼就算再怎么日进斗金也经不起这般折腾啊,所以咱们掌柜的就带着我们去八皇子商量商量怎么把这个事情解决了,结果,结果就被管家让侍卫给哄了出来,还说味怡楼在八皇子的膳食里下了毒,这可是要诛九族的啊!味怡楼卑微,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哪敢做啊,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嘛,而且,我家掌柜就是一娇滴滴的姑娘家,这不一不小心就被侍卫给打到了,又被管家这么辱骂直接接晕了过去。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店小二说着说着又抹起了眼泪,那样子甚是可怜,街上的人本来就不少,听到店小二的一番说辞,有的人就已经义愤填膺了起来。更是有些书生想要联名上书诉御状!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八皇子也是太大的胆子了!”

  王大人听了这些话,唇上的两撇小胡子,气的一翘一翘的,狠狠地摔下帘子,吩咐道:“去皇宫,本官要面见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