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千金被渣后她黑化了夏千落穆景凡章节

老妇人笑盈盈的抱住了比自己高处一个头的穆景凡,和蔼的说道:“你这臭小子,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看我们老两口,我还以为你小子都把我们忘了呢。”

“哪有啊外婆,最近遇到了些事嘛,这不,处理完我就第一时间赶着外公寿辰过来看你们了。”穆景凡笑嘻嘻的说着。

老妇人喜笑颜开的看着穆景凡,视线也不由自主的移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夏千落身上,顿时又惊又喜的说:“这就是千落吧,经常听小凡说起你,今日一见确实让我觉得欢喜呢。”老妇人说着,慢慢的走上前来,伸手握住了夏千落的手。

“外婆。”夏千落羞涩但也不乏礼貌的回笑,目光柔和的看着眼前慈祥的老人。

夏千落对眼前这个老人并没有太深的印象,因为记忆里她们似乎只见过几面,而且那个时候外婆对她也并没有今日这般的热情。

“你啊可算是回来了,再晚些日子恐怕你外婆都要亲自上门去寻人了呢。”说话间,另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客厅里走了出来。

穆景凡的视线立刻投了过去,随即唤了声:“外公。”

穆景凡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从进门到现在,他脸上的笑就没有褪去,这还是夏千落认识穆景凡这么久第一次见他笑的这般开心,而且那笑容也几乎都是发自内心的。

穆景凡提步走上前,从兜里掏出一串通体雪白的珠串递到外公手里说:“特地给您挑的星月菩提根,底色很好看的,据说盘出来的包浆也是色泽透亮呢。”

老人接过那串珠串,顿时眉开眼笑道:“还是小凡最了解外公啊。来小凡,正好回来了,陪外公下一盘如何?你上次的那个局啊我已经知道怎么破了。”

“是吗,那我到要好好看看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相挨着便上了楼去,似乎都忘记了他们身旁还站着两个人。

外婆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说:“你外公就这点爱好,每次小凡一回来啊肯定要缠着让小凡陪他玩上好一会儿。咱们就不用管他们了,来千落,咱们过来坐。”外婆一边说着,一遍温柔的拉起夏千落的手缓步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两人挨着在沙发上落座,外婆紧紧的攥着夏千落的手,意味深长的说道:“这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我印象里小凡在我这院子里爬树抓鸟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可现在啊,他都已经成家了。”

外婆的视线不由得转到夏千落身上,温声细语的继续说道:“本想着你们婚礼的时候去参加的,可我这老太婆身体不好,竟然因为生病足足躺了两天,错过了你们的婚礼真是可惜啊。”外婆说着,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夏千落连忙安慰:“没事的外婆,我和小凡都不在意的,您身体最重要。”

话语刚落,夏千落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狐疑。

明明她和穆景凡的婚约只是不得已,虽说亦是成婚,但那则新闻毕竟也算是丑闻,因此两人的婚约一直以来都被当做耻辱,就连穆家的亲族也不免在背后嚼舌根。

可眼前的外婆却不知为何这般的喜悦,甚至对自己这般的热情,这又是为何呢?

夏千落想着,眼神也因为过于集中精力而变得呆板起来。

一旁的外婆见夏千落久久不语也看出了端倪,忍不住叫了她一声:“怎么了千落,在想什么呢?”

像是上课开小差被老师发现一样,夏千落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语气带着歉意的看着外婆说道:“对不起啊外婆,刚刚突然想到了点事情,一不小心走神了。”

“没什么,我倒是都习以为常了,小凡小的时候就经常走神,为此我还专门收拾过他几次呢。”

听着外婆津津乐道的说着穆景凡的事,夏千落的兴致也顿时被点燃:“一直听外婆说景凡小的时候,看来外婆对景凡儿时的故事十分了解呢。”

外婆闻言微微一笑:“当然了解了,小凡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啊。”

原来如此,怪不得感觉外公外婆和穆景凡如此的亲切呢。

“小凡的父母工作很忙,所以从小到大小凡都是一直跟着我和他外公一起生活的。小凡这孩子脾气倔,性格也比较内向,不过这个孩子细心孝顺,心地善良,是个好孩子。”外婆津津乐道的说着,眼里时不时流出惬意的光,像是在说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话音落下,外婆侧目看向夏千落,“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外婆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好好的,早一点让我抱上重孙子。”

外婆的一番话让夏千落顿时面红耳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道:“外外婆,还太早了吧”

“诶,不早不早”外婆笑着,正打算继续说下去,可屋外突然传出的一声鸣笛声和一束夺目的光亮将外婆的思绪打断。

只见外婆缓缓的站起身朝屋外望了望,喃喃自语道:“这么晚了会是谁啊?”

夏千落也从沙发上坐起,抻着脖子朝屋外望了望。

远远的,他看见庭院外似乎有一辆黑的的车子停在那里,车灯亮的晃眼,看不清周围的情况。

“我过去看看。”外婆小声说了一句,正要朝屋外走去,就见刚刚在门口接应夏千落和穆景凡的老者走了进来,表情肃穆的对外婆说:“老夫人,景辰少爷来了。”

小说《祸水千金被渣后她黑化了》 第十九章 不一样的穆景凡 试读结束。

霸道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