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安若长孙景钰by言木子免费阅读

来源:qy|小说:两世长安|时间:2020-06-28 10:38:43|作者:言木子

已完结小说《两世长安》(安若长孙景钰)是大大言木子所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一声令下,屠尽全城。  一句话落,颠倒黑白。  她一生坎坷,紧握权势不肯放手,只有低微如狗过才能体会对睥睨天下的渴望。  既天下负她,她便负尽天下!  不曾想,她精心设计的一步步,终于被迟来的他全盘打乱。  所谓的怨,所谓的恨,终究是空还是笑话?  身负滔天罪恶,天是否还能容她?他,是否还愿许她两世长安?

两世长安安若长孙景钰

《两世长安》第十四章 耍酒疯

长孙景钰喝着酒,余光看见萧隐进来,冷笑一声,继续倒酒。两个人果然以前认识,脑海中不断浮现刚刚两个人的对话,看来她以前很在乎他啊,可又抓住她的一个把柄了,但为什么心里像堵着什么东西一样。

安若其实不太懂,长孙景钰为什么在她出去前后反差那么大,总归是让他不高兴的事,他不高兴,那她高兴。

宴会结束,大家都相互告别回府,长孙景钰终于放下了酒杯,谁也不看,径直走了出去,而萧隐也被天历皇帝请去别的地方商讨政事。原本热热闹闹的大殿,一下子空旷了许多,可惜了,长孙景皓那小子没来。

安若摇摇晃晃起身,喝多了,都怪那该死的长孙景钰,她看他喝地如此开心,竟然就这么跟着他喝了那么多!

“初步?初步?”整个大厅一片狼藉,陆陆续续进来许多宫女太监,开始清理狂欢后的狼藉。安若现在眼睛有点花,看见那么多人,本能地往里面找初步。

安若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一个小太监的面前。“初步,你怎么穿的这么丑?”人家小太监看见丞相大人过来了,动也不敢动一下,颤颤巍巍地立在那里听着安若胡言乱语。

“初步,我困了,扶我回府。”安若说完竟真的闭上了眼睛,往那太监身上倒去。那太监一看安若朝自己扑过来了,吓得眼睛一闭,差点倒在地上。

等了半晌,都没有什么感觉,小太监微微睁开一只眼,竟然发现面前空无一人!两腿一哆嗦,直接晕了过去。而其他人,都像做梦一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傻傻地盯着殿门看。

此时,冗长的皇宫走廊里,长孙景钰抱着安若满脸阴沉地走着,要不是他又回来看看,都不知道这丫头要对那太监做什么?!她丫鬟呢?死哪儿去了!

“初步,我要吃饭!”

长孙景钰的脸更黑了,吃饭?还吃饭?刚刚吃过了好吧?没有理她,继续抱着她往前走。

“吃饭吃饭吃饭!什么破宴会啊,难吃死了,初步你给我做。”安若开始大幅度动了起来,像是随时都会掉下去一样。长孙景钰的小厮福来看见自家主子快赶上铁锅一样的脸色,赶忙捏着嗓子,道:“诶,小姐,奴婢这就给您做!”

长孙景钰真的非常想把她丢下不管了,可那双手就是不听使唤,他就是多事去管她干嘛?!等着她丢脸再狠狠嘲讽一番才应该是他做的事,怎么把自己搭进去了。

哪成想安若直接伸出玉手掐住福来的脖子,怒道:“你不是初步!我家初步从来不自称奴婢,说,何方妖孽?!我掐死你!”福来的脸憋的涨红,两只手拼命地抠住安若的手,却没想到安若只是那么随意一抓,但怎么也挣不开。福来只好将求救的眼神投向自己的主子,奈何自家主子如今美人在怀,哪里顾得上自己!福来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见到佛祖了。

长孙景钰皱了皱眉,低头轻声道:“乖,放手。”奇迹般地,安若竟真的放了手,小脑袋在长孙景钰怀里动了几下,睡了过去,不再借着酒意发疯。

福来摆脱那可怕的爪子后,劫后余生般大口吸气,天啦,他算起知道了,以后离丞相越远越好。

长孙景钰继续抱着安若往前走去,只是嘴角不自觉的带了一抹笑意,其实,她有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出了宫门,长孙景钰直接把安若扔进马车里,让车夫送安若回府。

这下福来脸一下子垮了,带着哭腔道:“殿下!你怎么能这样送丞相大人回去,我们怎么回去啊,走回去?不要啊,殿下你就不能把丞相送回去了我们再回去?殿下你的脑子怎么了?”

长孙景钰一个眼刀飞向福来,福来乖乖把嘴闭上,亦步亦趋地跟在长孙景钰身后,认命般的叹了口气。

那头马车里的安若被剧烈地颠簸弄醒,头有些疼,感觉越来越难受,终于,一口吐在了长孙景钰的马车上,到了之后,安若就迷迷糊糊地自己下了马车,也不管车夫是如何惊恐地看着她。

一群丫鬟看见安若回来了,赶忙迎上来为她端茶递水,带她去房里换衣裳,独独不见初步。

安若这时没有那么闹腾了,可能是吐了之后神志清醒了些,沐浴更衣后就直接回房里睡觉了。

安若这边是安稳了,可长孙景钰那么就热闹了,福来跟着自家主子好不容易回到府里,就看见车夫满脸悲痛地冲了过来,车夫很无奈,他就是一个车夫,可赔不起这马车啊!

“你的意思是,丞相吐在马车上了?”福来有些不可置信地询问。

那车夫狂点头,再用力点福来都怕他把自己脑袋点掉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明明离马车隔了老远,怎么感觉隐隐能闻见那股恶臭。小心翼翼地瞥了自家主子一眼,果然,看见那想杀人的眼神。

“快快快,把那马车丢掉。”福来趁事情没有到无法控制的地步之前,赶忙冲着府内的护卫吼道,一群人马上冲了出来将马车拖走,这时长孙景钰的脸色才微微缓和了一些。

他怎么能认为她可爱?长孙景钰这时无比后悔去管安若那闲事。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安若喝醉之后,向来六亲不认,这次竟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长孙景钰大步一迈,走近府内,吩咐下人准备沐浴的东西,一刻都不想多等,他现在觉得自己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难言的臭味。

而在丞相府久寻不到的初步,正在悄悄潜入四皇子府,她其实有点担心小姐,这次小姐参加宴会没有带上她,加上她知道萧隐与小姐以前发生的事,就更加怕小姐一下子忍不住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

算了算了,就算她再怎么想也不能改变什么,还是好好做好小姐吩咐的事吧。暗中观察了四皇子府布下的守卫,初步深吸一口气,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