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两世长安by言木子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来源:qy|小说:两世长安|时间:2020-06-28 10:31:46|作者:言木子

两世长安安若长孙景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言木子所写的《两世长安》安若长孙景钰小说:一声令下,屠尽全城。  一句话落,颠倒黑白。  她一生坎坷,紧握权势不肯放手,只有低微如狗过才能体会对睥睨天下的渴望。  既天下负她,她便负尽天下!  不曾想,她精心设计的一步步,终于被迟来的他全盘打乱。  所谓的怨,所谓的恨,终究是空还是笑话?  身负滔天罪恶,天是否还能容她?他,是否还愿许她两世长安?

两世长安安若长孙景钰

《两世长安》第十一章 联姻

因皇帝一时气急,只处置了徐飞和安若,虽有人好奇孟子汝带上来这个士兵是何意,他究竟是站在四皇子那边还是丞相那边?孙映如的死不了了之,屠城一事也未伤及丞相根本,反倒失去一个大将,这一次,四皇子亏大了。

四皇子府。

“可恶!那个什么士兵是哪里找来的?!我们明明还有一系列扳倒丞相的准备,陛下怎么直接就定了徐飞死罪!莫不是老糊涂了!”东方崖一个拳头打在墙上,完全无法理解皇帝的所有所为。

“放肆。”

长孙景钰并没有很急促地呵斥东方崖,语气平缓,慢悠悠地,带着些许慵懒,像在思考今天发生的事。

徐飞是他的得力助手,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他现在开始好奇,乔林究竟给父皇看了什么?通敌卖国?呵,他自己的人他能不清楚,分明是无中生有,却偏偏让父皇相信了。这乔林,果真是个人物。

“…是我错了。”东方崖也知道是自己莽撞了,可他真的没想到徐飞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可殿下,您就这样让徐将军白死了吗?”

长孙景钰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面,所有的发丝被整整齐齐地束到头顶,刚换上的墨色衣裳增添了他的冷漠气质,并没有因为徐飞的死而改变什么。

“死,是不会让他白死的,只是,通敌卖国的怕是另有其人。”长孙景钰停止了敲击,看向远方,目光深远。

另一头安若刚回到府中,就看见了换回原装的晓生,一身劲装,说不出的飒爽干练,可是从头到脚都是冷的,拒人千里的态度非常不讨人喜欢,但安若知道,他一旦把一个人装在心里,那便是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回来了。”

晓生点了点头,上前一步:“没能做些什么,原来你早和他串通好了。”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他仅仅是在陈述自己所知道的事实。

“我和他的立场,你一开始就知道的。”安若笑了笑,“看的出来,他很关心你,怎么?这辈子都不打算原谅他了?”

晓生扫了安若一眼,眼中全是不屑,连话都不想再多说一句,甩下安若就自己出了丞相府。

“这臭脾气!”安若瞪了他的背影一眼,嘟囔一句,也不想管他们父子俩之间的事了。

安若转身走向房内,初步瞧见她回来了赶忙迎了上来,道:“小姐没事吧?”安若盯着她看了几秒,若是以往,初步绝对会在她刚回府的时候就迎出来,她是怎么了?

“没事,有乔林在,就没有成不了的事。”

初步皱眉:“是那位贵人吗?”

安若点了点头,是,乔林是她的贵人,当年从乱葬岗出来,徒有一身仇恨,是他,让她一步一步坐上丞相这个位置的,他真的很有本事,明明自己只是个礼部尚书,却能在背后暗暗掌握整个朝堂的动向。

初步了解后没再询问这件事,只道:“我刚收到消息,高远国皇帝要来天历选妃,也就是联姻。”说完,初步小心翼翼的看着安若的脸色,惊奇地发现并没有丝毫变化。

“他的保密工作倒做的挺好。”

初步惊愕地看向安若,没了?就这么一句话?小姐对萧隐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萧隐就是高远国皇帝,高远国是个小国家,各方面都不及天历,每年都要向天历献上许多金银珠宝、牛羊米面,国力日渐衰退,萧隐当了皇帝后就没纳过妃子,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这次倒是主动来天历联姻了。也对,再不抱紧天历的大腿,高远,也撑不了多久了。

“皇宫里的人刚送来请柬,于后天举办接迎的宴会,因为这次是联姻,所以各家小姐也要出席,当然,小姐是作为朝廷命官被邀请的。”

“朝廷命官?我现在可是空有一个丞相的头衔,没有实权,算哪门子的朝廷命官。”安若嘲讽地笑笑。初步心想,果然,小姐是不想去吧?

“这个大热闹,我安若不去凑凑岂不可惜?”说完,径直走向房内,没再理会初步,初步,好像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宴会当天阳光明媚,百里无云,不得不说朝廷还真是会选日子。眼看着快入冬了,一些花花草草早已找寻不见,刻意移来的几十棵梅树上面娇艳欲滴的红梅倒是有那么几分意思,纵使这天不冷,可这宴会,看起来也是够冷清了。

入座时,左边是大臣,右边是各位小姐,按着阶品的减小依次靠后,安若虽前几天刚刚被罚,可丢脸也不能丢到别国去,故还是按照丞相的官职排的坐,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长孙景钰竟就坐在她的左侧,还真是仇敌相见,分外眼红啊。

待所有人都坐好后,天历皇帝带着皇后进来,众人又再次起身拜见,这下有不少人开始疑惑了,按道理,这高远国皇帝应该早于天历陛下到场,本就是弱国,还摆什么架子!

而萧隐,此刻真是万分纠结,早知道安若还没死,他死都不会来天历选妃的,可不来天历,他又怎会知道安若没死?唉,都是他造的孽啊!

小福子在一旁万分着急,我的陛下啊,宴会要开始了,您动动身行吗?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陛下,您看,咱是不是该出发了?让天历那帮人就等了又不知要横生出多少事端。”而萧隐置若罔闻,一直在纠结安若的感受。

“哎呀我的陛下,您直接娶了安若不就得了!”小福子一时气急,他都快急死了,陛下怎么就一点都不急呢?!

萧隐闻言猛地抬头,对呀!没人规定他一定只能娶官家小姐啊,丞相也是女人啊!

小福子看见萧隐的反应,一下子要跪在地上了,陛下,奴才随口胡乱说的,您别当真啊,人家怎么会让您把丞相大人拐回家?乖乖啊,小福子感觉自己看到自己的下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