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两世长安免费阅读-言木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qy|小说:两世长安|时间:2020-06-28 10:30:13|作者:言木子

《两世长安》在线阅读无广告,是关于安若长孙景钰的小说。言木子为作者的作品是两世长安,两世长安安若长孙景钰小说全文阅读:一声令下,屠尽全城。  一句话落,颠倒黑白。  她一生坎坷,紧握权势不肯放手,只有低微如狗过才能体会对睥睨天下的渴望。  既天下负她,她便负尽天下!  不曾想,她精心设计的一步步,终于被迟来的他全盘打乱。  所谓的怨,所谓的恨,终究是空还是笑话?  身负滔天罪恶,天是否还能容她?他,是否还愿许她两世长安?

两世长安安若长孙景钰

《两世长安》第十二章 霸气侧漏

想通之后的萧隐赶忙往皇宫赶去,所幸住的地方离皇宫不远,不一会儿就到了,当他急急匆匆地赶到现场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看过来,萧隐因为着急,显得异常狼狈。本来就不太瞧得起高远国的众人,眼中全是鄙夷不屑,一个如此年轻的皇帝,兄弟全无,可见其心狠手辣,却偏偏要装得人畜无害,一时之间硝烟弥漫。

萧隐像是没看见那些嘲讽的眼神,露出一口白亮的牙齿,一个单纯无比的笑容让所有人呆住了,有这么,可爱无知的皇帝吗?是他们想错了?

“天历陛下久等了,我来迟了,自罚三杯。”没有古来历代皇帝的狂妄豪迈,从萧隐口中说出这句话,像一股清流缓缓流进众人的心中,又好似春风拂面,舒服极了。

但从他的话中讨好的意味十分明显,甚至将自己摆到一个极其地下的地位,同样是一国之君,他并没有用“朕”自称,这就是弱国皇帝的悲哀。

说完,萧隐向着天历皇帝的下座走去,那里有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一个座位,比其他人高那么一点点,却比天历皇帝的位置低很多,这次前往天历,萧隐受到的屈辱怕是不止这么一点。

萧隐脸上一直带着笑意,看不出半点怒色,一直保持着一国之君的风范,只是在路过安若的时候,眼里多了些别的东西,就这样细小的变化,长孙景钰很快察觉到了,带着一起玩味盯着萧隐。

安若的表情一直淡淡的,等萧隐落座后再上来的表演都没见她有什么变化,好像所有的热闹与嘈杂都和她没关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长孙景钰端起酒杯,看向安若,道:“本殿下敬丞相一杯,不知丞相大人可否给个面子?”长孙景钰眼里放着精光,似笑非笑地看着安若。

安若这时才转了个头,扫了一下长孙景钰,什么都没说,直接从桌上拿起酒杯,哪成想长孙景钰直接靠了过来,主动和她碰酒,食指不经意间扫过她的手背,又好像是故意的,安若微诧,发现长孙景钰笑眯眯地盯着她。

萧隐好像沉迷于歌舞,却从来没忘记自己的目的,也从没将余光远离安若,刚才那一幕他看的真切,长孙景钰?他们不是对立的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一盘菜都快被他全部塞到嘴里,他的心很慌,很慌。

长孙景钰也没多做什么,很规矩地敬完了酒就回到了原位,发现萧隐在看自己,拿起酒壶自己盛满了酒,冲着萧隐一敬,也不管后者是什么反应,嘴角一丝邪笑,抬手一倒,撒了一地。

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皇帝的眼中,天历皇帝眉头微皱,看见萧隐没什么动作便舒缓了眉头,高远是个小国家,小小的无礼他不会说些什么,但过了终是不好。

“高远陛下,对这宴会可有不满之处?”歌舞姬都非常有眼色的退下了,开场热了起来,现在是时候讨论正事了。

“天历的礼数十分周到,我也算是见识了天历的富饶繁华,岂有不满之理?”讽刺?听不出来,有人想挑刺都没有办法,怎么什么话他说出来就洋溢着真诚呢。

“不知贤弟中意哪位姑娘?”天历皇帝直接开口称呼贤弟,比刚开始亲热了不知多少倍,联姻其实是个大事儿,万万怠慢不得。“要不让众位小姐展示展示才艺?一国之母总不能什么都不会吧!”

小福子听见这话差点软倒在地上,什么?!一国之母?!陛下是来选妃的,不是来找皇后的!皇后肯定是找高远的安心啦,天历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萧隐皱了皱眉,但转念又想到自己是来求娶安若的,给她皇后之位也并无不妥,便也没纠正天历皇帝的话。这下可勾起了那些大家闺秀的心思,原本她们没想过远嫁他国,况且是个小国家,但皇后不一样啊,再怎么弱小好歹也是个国家啊。

下面的交谈声渐渐大了起来,小姐们开始蠢蠢欲动,要是能做第一个直接让萧隐惊艳,以后的日子就非同寻常了。

“长孙兄,我已有了人选,就不劳累各位小姐了。”他的笑温润和顺,没有丝毫的架子,其实,也是个婚配的好人选呢。

“敢问,贤弟看上了哪家闺秀?”

“正是天历的丞相大人,安若。”正拿起一个葡萄准备放嘴里的安若,一不小心松开了手,那葡萄就直接往桌上砸去,不偏不倚地撞到了酒杯,酒杯一个不稳就砸到了地上,发出的声响其实并不大,但因为萧隐的话,所有人都看着安若,因此她的举动众人都瞧在眼里。

姑娘们愤恨地看向安若,这是上辈子修的什么福分,竟然让高远皇帝瞧上了眼!

皇帝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征愣,倒没发现萧隐有那意思,其实把安若嫁走也未必是件坏事,只是让朝廷命官去和亲有点于理不合。

“我不嫁。”

安若看着地上的葡萄和美酒,摇了摇头,又拿起一颗葡萄放入口中,感觉她对这件事丝毫不上心。

萧隐的笑意僵在了嘴角,但也是一瞬间就恢复了。“看来丞相大人不太看得上我这个小小的高远皇帝。”眼里的黯淡非常明显,像个被欺负了的孩子。

“是有些看不上。”安若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这么些年了,他的变化真大,只能说心机更加重了,不会再把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

“安若,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嫁给我后我定不让别人欺负了你去。”萧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眸中是发亮的,抛去了面具,舍弃了虚伪,发自肺腑之言。

刚开始就发现了些什么的长孙景钰倒有些惊讶,没想到萧隐这么直接,求娶安若?想得倒美!

安若还没说些什么,皇帝已是一脸阴沉,这安若,太不识抬举了,这让两国都颜面无存!

哪料长孙景钰突然慢慢悠悠站起身来,朝着萧隐笑道:“陛下果然威武,能说出如此霸气侧漏之语,实在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