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捡个相公是暴君

捡个相公是暴君小说-捡个相公是暴君最新章节试读

来源:wd|小说:捡个相公是暴君|时间:2020-10-14 14:11:58|作者:沐沉沉

主人公叫拓跋御沈之乔小说是捡个相公是暴君,是沐沉沉倾心创作的小说,在这里捡个相公是暴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内容阅读:现代都市言情小说《捡个相公是暴君》分享给书友们,绝对是“沐沉沉”的经典作之一,拓跋御沈之乔故事人物刻画逼真,带读者走入画面,长篇爽文内容,精品小说千万别错过。<

捡个相公是暴君拓跋御沈之乔

第575章 我马上就回来

不见?

沈之乔微愣,又见小丫头摸样认真,抿了唇,也同样认真问道,“青禾为什么会不见?”

青禾嘟了嘟嘴儿,低着头嘀咕着什么,沈之乔没听见。

心里疑惑,沈之乔本想再问问。

小丫头却忽的站了起来,弯了弯腰,抱了沈之乔一下。

而后又跑进殿内,扑到拓跋御怀里赖了一会儿。

沈之乔抽了抽嘴角,狐疑的看了眼同样茫然的拓跋御,拧紧了眉。

青禾走到青笙旁边,蹲在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小脸,盯了她好一会儿,样子有些伤感。

连煜坐在桌边,看着青禾的样子也是皱了皱眉头,扭头看向沈之乔。

沈之乔心里犯嘀咕,不知这小丫头在搞什么鬼!

……

青禾和连煜如今都有了各自的殿室,已不再和沈之乔与拓跋御同寝。

躺在榻上,沈之乔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全是青禾今日的异常。

拓跋御见状,低头看着她,“在想青禾?”

沈之乔点头,叹息,“青禾这丫头太有主意了,我就怕她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拓跋御抿着唇,凤眸掩了掩,而后忽的坐了起来,“我去看看。”

沈之乔也坐了起来,“我也去!”

拓跋御套好鞋子,看了眼摇床上的青笙,扭身吻了吻她的额头,“你留在殿内照顾笙儿,我去去就来!”

沈之乔蹙眉,也顾虑到青笙,遂点了点头。

而此时的青禾,已经在开始打包了。

将平日里最喜欢的两件衣裳放在她上学用的小书包里,又抓了些夜明珠,小小的她,已经知道夜明珠值钱了。

把所有东西装好以后。

她才坐在了小梳妆台上。

小胖手拿出纸和笔,酝酿着写点什么。

鼻尖儿点着下巴。

青禾表示现在的她很忧伤。

眼睛也红红的。

想了一会儿。

她开始用她能力范围内所认识的字开始留书。

写了好一会儿,她才放下笔。

用盒子压住宣纸,提着小书包,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拓跋御前来之时,青禾殿空荡荡的,便连平日里守夜的宫人都不在。

眉头皱紧。

拓跋御走了进去,凤眸凛冽的扫了一圈殿内,确定青禾不在,脸色一沉,掀衣便要去寻。

又在转身之时,看到了小梳妆台上被木盒压住的宣纸。

眉心轻跳,他快步走了过去,长指取过宣纸,上面歪歪斜斜写着两行字:夫子,御哥哥,青禾走了,不要找我,我想你们了,会回来看你们的。

拓跋御眼角狠狠抽了抽,小丫头走?

走去哪儿?!

捏紧宣纸,拓跋御大步走了出去。

而整个皇宫,也因为青禾的突然留书出走,陷入了水深火热中,尤其是留守在青禾殿的宫人,个个人人自危。

拓跋御坐在青禾殿主位,凤眸洌洌看着跪了一地的宫人,沉声道,“你们就是这么照顾公主的吗?!”

众人胆战心惊,身子涩涩发抖,大气不敢出。

拓跋御黑着脸,“说,今晚青禾殿守夜的是何人?”

“回,回皇上是,是奴婢!”一名宫女颤悠悠开口,已吓得伏在了地上。

“即是守夜,何故不在青禾殿?”拓跋御振声问。

宫女一脸死灰,诺诺道,“公主不让奴婢伺候,说,说奴婢在,她睡,睡不着!”

“所以你便擅自离开?!”拓跋御勃然大怒。

“奴婢知罪,奴婢知罪”宫女忙磕头认罪,头磕在地上,砰砰直响。

不一会儿便见了血。

拓跋御紧眯了眸子,正要开口,甄镶适时从外走了进来。

甄镶走近他,躬身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拓跋御眼底闪过狐疑,敛下眉,起身往外走去。

刚走到殿门口,便见沈之乔急匆匆赶了过来,手里抱着青笙,脚步极快,便连随跟而来的宫人都被她甩得有些远。

拓跋御见状,快步走了过去,接过一见他便朝他张了手臂的青笙。

“拓跋御,我听说……”沈之乔急得要往殿内走去,拓跋御抓住她的胳膊,将她轻扯了回来。

无奈的看着她,“别担心。”

沈之乔摇头。

她怎么能不担心?!

“拓跋御,我就说青禾这丫头今日有些奇怪,我不该让她自己回宫,我该陪着她”

“好了之之,别自责,先冷静,听我说。”拓跋御捏了捏她的手,帮助她冷静。

沈之乔抿紧唇,呼吸因为担忧而紧促,焦急的看着他。

拓跋御叹息,“青禾现在没事,她在……”

……

朝晖殿,司爵不可思议的看着垮着小包出现在他面前的青禾,抽着嘴角没出声。

青禾左看看右看看没看到楼兰君,才大吐了口气。

挪动身子走到司爵面前,费力的将小包从肩膀上取下,放在榻上,大口呼吸的爬上榻,边爬边嘀咕道,“累死我了。”

司爵看她爬得吃力,将她捞了上来,坐在他身边。

拧着眉头盯着她红扑扑的小脸,不解。

青禾抓住他的手,朝他呵呵的笑,亮亮的双眼满是兴奋,“爵哥哥,你什么时候走?”

司爵微愣,他什么时候说要走了?

青禾又吐了两口气,额头上的流汗被汗水打湿,她伸手胡乱拨了拨,又有些口渴了。

扭动着身子又从榻上嗦下去,跑到小案边,自己倒了杯水咕噜噜的喝完。

而后扭头看向司爵,问,“爵哥哥,你喝水吗?”

司爵没搞清楚状况,看了眼她胖乎乎的小手儿端着的杯子,轻轻摇头。

青禾点头,放下杯子,朝他跑了过去,麻利坐在他身边,一大半身子靠在他身上,扑哧扑哧的喘息休息了会儿。又才抬头看着他。

傻乎乎的对着他笑。

司爵头疼,搂了搂她的小腰,打开被子,将她放进被子里。

青禾转身,窝在他暖暖的怀抱里。

小声道,“爵哥哥,我已经准备好跟你走了,你不能丢下我。”

准备好?

司爵眼眸闪了闪,看了眼她放在榻上的小书包,鼓鼓的,像是装了不少东西。

司爵伸手拎了拎,有些重。

难怪小丫头会累成这样。

青禾双眼亮晶晶的,又爬起来,看着他,“爵哥哥,把小包给我一下。”

司爵挑眉,递给她。

青禾抿着唇,打开小包,掏出了好些东西。

“这些都是夫子送给我的,我想她们了可以看看”她嘀咕着,语气有些伤感。

她捏起一颗夜明珠递到他面前,献宝似的说,“听说,这颗珠子很值钱,到时候我们可以把它当了,当盘缠。”

卖了?还盘缠?!

司爵嘴角隐隐一抽,这丫头到底去哪儿懂的这些?!

看小丫头包里的衣裳,司爵隐约猜到了她的打算。

心头一暖一痛。

司爵握住了她的手儿,刚要说话。

青禾却忽的坐直身子,神色着急的看着他,“爵哥哥,我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说着,她着急忙慌的掀开被子便要下去。

司爵抿紧唇,紧紧抱住她,“小猫儿。”

“爵哥哥,你等等,我马上就回来!”青禾小大人的拍拍他的手,而后拿来,迈动小腿儿便往外跑。

不想刚跑到门口,她一下子停了下来,小脸一慌,转头又跑了回来。

司爵见状,神色一紧。

便听见此时,殿外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