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捡个相公是暴君

捡个相公是暴君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拓跋御沈之乔)小说大结局

来源:bs|小说:捡个相公是暴君|时间:2020-10-14 13:45:18|作者:沐沉沉

在线阅读《捡个相公是暴君》古风小说,是沐沉沉创作的精彩小说,主角为拓跋御沈之乔,小说文笔幽默,故事精彩,值得推荐,一起阅读精彩章节:《捡个相公是暴君》是由网络作者“沐沉沉”所创的一本种田团宠文,无奇葩亲戚,剧情爽点十足,男女主人公是拓跋御沈之乔,《捡个相公是暴君》经典之作千万别错过哦小伙伴们。<

捡个相公是暴君拓跋御沈之乔

第579章 师兄

这次她学聪明了没有擅自动作,因为经过刚才,她深深明白一个道理。

那就是,他不想让她下去,她就别想下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个?

司爵微皱眉,撇嘴道,“哪个?”

青禾微愣,琢磨了会儿才明白过来。

抽了抽嘴角。

他现在是在介意她对他的称呼吗?!

暗自汗了把。

青禾轻了轻喉咙道,“爵哥哥……”

“嗯。”司爵满意的挑了长眉。

青禾眼角也抽了抽,心里却闪过一丝甜蜜,看着他的眼神儿也柔软了许多。

司爵见状,心下无疑是受用的。

他微微直起身子,俊逸的脸颊,又一下子靠了过来。

青禾脸微僵,睁大了眼睛,往后扬了扬,讪讪道,“爵哥哥”

他的手忽的探了过来,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细腻的脸颊,嗓音磁哑动听,呼吸温热,“小猫儿,这次放了你,下次”

他说道这儿,便停了下来。

眼瞳却幽邃暗沉,深灼认真的盯着她。

青禾心尖儿微抖,即便他说得隐晦,她却懂了。

脸颊发白,指尖微微拽紧,她看着他的眼神儿疑惑而不安。

司爵吻了吻她的额头,“小猫儿,别害怕。像小小时候样相信爵哥哥。”

青禾脑中千丝万缕纠缠成结,眼底浮动的情绪,复杂而欲言又止。

最后她只是微微笑了笑,便低下了头,身子顺从的靠在他了怀里。

司爵看着乖巧趴在他肩头的小脑袋,漂亮的瞳眸同样幽深不可捉摸。

……

经过一天的行程,傍晚两人便到了花荥镇。

马车停在花荥镇一条僻静的小巷,下了车,青禾看着一眼便看见了小巷深处一扇紧阖的房门。

车夫没有多做停留,便驱车离开了。

青禾看着站在她身前的背影,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自从进城后,某人周身的气息便幽冷了许多,也未再与她讲过一句话。

而今,他就站在她面前,背脊站直,如挺拔的松柏,却让她觉得他有些紧张。

拧了拧眉,青禾上前两步,站在他身边,偏头看向他。

他脸庞绷得很紧,一双黑眸几分冷寒,盯着前方不远的房门。

青禾眉头皱得更深了,伸手,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爵哥哥,你怎么了?”

司爵眼眸微陷,低头看了眼她拉住自己衣袖的手,那一眼,如冰刀子一般冷漠。

青禾心房战栗,微微松开了手,粉唇紧紧抿着,看着他没说话。

许是察觉到自己吓住她了。

司爵双眼闪了闪,握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往前走去。

青禾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进那扇紧阖的房门,不知怎么,心脏就跟着距离的越来越近而紧张了起来。

她不知道,那扇门内,住着什么人,让他紧张至此!

……

两人站在房门前,青禾感觉到被他握住的手紧了紧,抬头看他,却见他正微微调息。

原本紧绷的俊脸慢慢缓和了下来,脸上的线条温柔,唇瓣也微微勾了起来。

而握住她手的大掌,也蓦地松开了。

掌心冷不丁灌进一丝冷风,青禾心房也似被这种冷风吹到,而微微缩了缩。

接着,她听见门环敲响房门的声音。

不一会儿,房门便从里打开了。

青禾还来不及抬头看去,一道欣喜的嗓音便蓦地传了过来,“师兄。”

师兄?

青禾微愣,惊疑的抬眸看去。

便一名身着桃红纱裙的俏丽女子,眉眼含羞,怯怯看着司爵。

那双眼睛,大而亮,眼睫长而黑,很漂亮,这双眼,有些似曾相识。

一头青丝在后,随意挽了个髻,几缕发丝散垂在胸前,一张鹅蛋脸,白皙没有一丝瑕疵,只不过那张唇却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总体而言,是个十分美丽的女人。

她的这种美,不张扬,却无法让人忽视,给人一种恬淡美好的感觉。

即便她从一开始,并未将视线从司爵身上分给她一丝一毫,青禾都无法否认,她的美丽。

青禾捏了捏拳头,微抿着唇看向司爵。

她,就是他口中,需要他的人吗?

心房掠过的瑟然,她强逼自己无视,可当看见他上前几步,当着她的面儿,便将那女子轻轻拥进了怀里的那一刻,她猛然听见了,心中有什么东西,嘭的碎了。

“师兄不在的时候,非儿有没有听话?”司爵低头看着她,语气竟像是家长对孩子的语气,包容而关怀。

青禾眼眸闪了闪,微低下了头,不再去看眼前的场景。

慕知非没说话,只是脸红红的环住他的胳膊往屋子里带,一双眼始终未从他脸上移开。

司爵淡挑眉,微微握住了她的手,扭头看向青禾,见她低着头,一双手横在胸前微微搅动着。

眯了眯眼。

他轻轻拂开慕知非的手,朝她走去。

脚下突然出现的白色长靴,让青禾愣了愣,抬起了头。

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漠然。

司爵黑瞳微微一缩,“进屋。”

说完,便转身,重新握住了慕知非的手往里走了去。

青禾僵在原地,心头阵阵发凉,让她突然想就这么走了算了。

可一想到她此行的目的,硬是忍了。

且那女子看上去虽跟常人无异,但她注意到她看着司爵的眼神儿很是复杂,时而温柔,时而缱绻,时而憎恨,时而害怕,时而混沌,时而涣散

这种错乱的情绪,很难会在一个正常人的眼神儿中看到

再者,正常人看见她在,再不济一个眼神儿又该给她吧?

可从始至终,她都未看她一眼,即便司爵转身与她说话的时候,她均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司爵。

青禾站在原地微微迟疑的瞬间,司爵已经携着那女子走了进去,甚至于都未转头看她一眼。

青禾吸了口气,不去理会心头涌现的酸闷,提步便往里走了进去。

刚踏进门,便见司爵一手轻拥着那女子的肩,站在房门前的石阶上看着她,而他身边,又站了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

老者看见青禾,略显浑浊的双眼眯了眯,微掀了衣摆便朝她走了过来。

青禾淡看了眼司爵,便将视线落在了朝她走来的老者身上。

“想必您就是赫赫有名的女神医吧?”老者脸上挂着慈蔼的笑,眼瞳内分明有希翼的光闪烁着。

这个“您”字从一个年约六十的老者口中吐出,青禾瞬觉压力,几分尴尬笑道,“只是传闻,我也就会治些小病,实在不敢当神医二字。”

“神医莫要谦虚,老夫虽隐居陋巷多载,若想知道一些事情,还是不难。”老者双瞳蓦地炯亮,盯着青禾道。

青禾微怔。

他这句“隐居陋巷多载”隐含的内容丰富。

让她不禁多打量了他一番,见他虽年逾六十,可身板硬实,适才看他朝她走来时,亦是脚底生风,倒像长年练武之人。

蓦地,他又朝她笑了笑,侧身,朝屋里伸出一只手,“神医请。”

青禾敛眉,回以一笑,抬头的一瞬,却发现门前空空如也,原本站在门口的某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眼眸微暗,青禾微提了口气,方跨步朝屋里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