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总裁小说吧-相思尽染韶华乱相思意

相思尽染韶华乱相思意

来源:zzy 作者:相思意 时间:2020-10-14 12:01:57 主角:萧言离红绮

相思尽染韶华乱相思意

相思尽染韶华乱萧言离红绮

第21章 大发善心

红绮看着萧言离,他伏在她身上,靠得太近,眼里的情绪很明显。

天地间很安宁,连风都没有。

萧言离静静望着红绮,他看起来很痛苦,目光很深,那里面的东西快要藏不住了。

红绮从他眼中大片的情绪里捕捉到裂口,探进去,看见萧言离就站在一片荒芜的原野上,一边是天光,一边是黑暗,他在摇摆,在挣扎,也在撕裂。

他的内心正在丑态毕露地捍卫自我,捍卫摇摇欲坠的正直道义。

红绮推开他,坐在草地上,坐在他面前。

她拍拍身上的杂草,望着他墨黑的瞳孔,问:“中原人都像你一样吗?”

萧言离低垂的眼抬起,低低地问:“什么?”

红绮笑了一声,说:“这么轻易地就爱上一个人。”

她伸出三根手指头,“三次,就见了三次而已。”

萧言离别开了脸。

良久,他回过神,问她:“红袖是你什么人?”

红绮的笑容一下子就淡了,不仅淡了,甚至还浮上层冷意。

她倏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萧言离:“你是不是又开始了?”

萧言离:“开始什么?”

红绮冷冷地笑,笑容说不出的嘲讽:“自以为是地编故事啊,莫名其妙大发善心。你是从哪里听来了什么悲惨遭遇,硬要往我身上套,得出个我不得已的苦衷,是不是?”

萧言离:“我听谢离忧说了些事,倘若你真的有非做不可的理由,那我们……”

我们其实也不一定要走向不死不休的局面。

可红绮完全不给萧言离反应的机会,说话极快,语气凌厉又淡薄:“算了吧萧言离,你不是为我找理由,是在为你自己找借口。因为人人称颂的小医仙喜欢上一个妖女很丢脸,你现在就是迫不及待地要找个理由,才能让这件事显得不那么丢人。”

萧言离的手颤了颤,没说话。

若最初他只是猜测,现在红绮的反应已给了他证实。

但她说出口的话,那样让他难过。

红绮走近他,直直看着他的眼睛,继续说:“我说的对不对啊,萧三公子。”

萧言离撑地站起,淡淡说一句:“不对。”

可红绮根本不会信,她非但不信,反而因为萧言离提了某个被她深藏在心的禁忌,变本加厉地咄咄逼人。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没有苦衷,也没有任何理由。我就是喜欢杀人,杀人能让我快活,比和你一起快活多了。之前我和你说我考虑放过殷远崖,那才是真的骗你,我不可能放过他,他和我只能活一个。”

萧言离抿紧唇,隐忍的表情里多了丝松动。

红绮一把抓住他胳膊,挤到他面前,“萧言离,你想着拦我就干脆杀了我,要不然你就放纵我,不要夹在中间摇摆不定,更别指望我放手,否则我看你不起。”

她说完,放开了手,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萧言离定定望着那抹背影,直到她消失在夜色下,也没有再说出一句话。

她说自己就是喜欢杀人,他当然不会信。她曾有无数个机会对殷青湮和戚烬下手,甚至杀了谢离忧,但她都没有。

可就像谢离忧说的那样,她和当年失踪的红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她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冲殷家来的。

这才是最棘手的,因为这是个死局,就像他的感情一样。

左右碰壁,道尽途殚。

*

红绮喜欢杀人吗?

当然不喜欢。

可不喜欢归不喜欢,有些人必须得死,比如殷三平。

不下地狱,简直对不起她活这一场。

夜里狂风大作,水间客栈的庭院里只能听得到风声。

呼啸来,呼啸去,仿佛女鬼夜哭。

殷三平被困在院子里,像只困兽,他往哪里走,哪里就是死路。

眼前有扇门,他踉踉跄跄拖着伤腿爬过去,手没碰到门面,身后一根长箭直接射穿了手掌。

鲜血四溅,他凄厉地叫喊,却根本无人应答。

因为方圆五里的人都被下了睡死过去的迷药,只有他还清醒着,水间客栈已然成了他的刑场。

身后的人站在屋檐上,执着一把弓箭,红色衣衫迎着烈风飞扬,大片大片的裙摆摇曳着,淌进眼里,模模糊糊,化作厉鬼。

殷三平手掌摩挲着地面往后退,疼得不断吸气,哆哆嗦嗦道:“鬼,鬼……”

红衣女人笑起来,再度搭箭、拉弓,冰冷的箭头对准他,“你说的没错,我是鬼。”

一松手,长箭直发,钉在殷三平身前一尺处。他吓得脸色煞白,裤间流出温热液体,腥臊难忍。

红绮又搭了一支箭,轻轻开口:“女鬼所在之处,自然就是无间地狱。”

一箭出,还是偏了。

殷三平已经吓得根本不会走路。

又一箭,擦过脸颊,脸上钻心地疼。

女鬼……女鬼从地狱里爬出来复仇了。

她要他死,他今天肯定活不了……怎么办?怎么办!

凄风大作,红衣女人比厉鬼还可怕。

红绮又开始拉弓。

其实她的箭术很糟糕,天下武学博大精深,她偏得厉害,只将一条鞭子甩得像样了些。

天枢虽陪着她来中原,但从来做甩手掌柜,红绮也不在乎,她要自己亲手杀人,用最歹毒的方法,最残忍的手段。

“我给你三次机会。”她淡淡说,“三箭,你如果能逃得掉,我就放过你。”

殷三平咽了咽口水,拿捏不准地看着她,求生的欲望使他迅速打量四周,寻找逃生的法门。

红绮从箭袋里抽出一根箭,说:“一。”

殷三平已经开始逃了。

他看得准,水间客栈的门已经被她全都锁死,可院子里遮挡物多得是,要逃过三箭并非难事。

明明已经重伤在身,却还能跑得飞快,人在生命垂危时的力量果真是强大的。

红绮不急,慢悠悠地对准他移动的身影,不时用力挽弓,发出吱呀声响,看他被吓得屁滚尿流,她就笑得更厉害。

她看着殷三平,阖上眼,再睁开,说:“当初就是你出主意逼着她背逐风刀谱,她根本不会背,你们就扒光了她的衣服,让她在院子里给你们当靶子……”

咻——

第一箭落空了,射在水井石头上。

殷三平哪里还听见她在说什么,全副精力都放在躲避箭矢上,恨不得自己能缩得小一点,再小一点。

红绮可以想到,在这样一个类似的院子里,师姐被他们当成活靶子玩耍时有多么绝望。

那年是冬天,她甚至才刚生了孩子。

“也是你出主意,要把她带到雪山上毁尸灭迹,她不能死在江南,否则一定会被萧家找到,到那时就说不清了……”

说着说着,第二箭随之射出。

“二。”

擦过殷三平的腿间,留下一道血痕,被他险险避过。

红绮抬头,抽出第三支箭矢,脸上有浓重的悲,心像被用刀砍过一样,滴答答流血。

她一字一顿道:“她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这样被你们欺辱?”

凭什么。

没人告诉她凭什么。

殷三平根本不会开口,他正缩在水井后瑟瑟发抖。

他不敢抬头去看,只能凝神用耳朵听。耳边的风似乎停了,没有拉弓的声音,女人的喃喃自语也不见了。

那女魔头,她走了吗?

殷三平不敢赌,死死咬着牙一动不动,可等了许久,还没等到第三箭射来的响动。

真的走了吗?

就这样放过他了?

怀着侥幸,他悄悄把头探出水井边缘,露出一双眼睛四处打量。

屋顶上、房檐下、院子里……没有,都没有。

他憋着气,不敢妄动,打量又打量,看了足足一刻钟,才慢慢松一口气。

居然真的走了。

他煎熬了许久,到现在彻底轻松下来,连力气都没有,往后一瘫,闭上眼大口大口喘气。

好不容易喘平,他才想着要发信号。这个可怕的妖女,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武功邪门,长得倒是挺好看的,要是能生擒了她,死前或许可以拿来乐一乐……

这样想着,殷三平有点想笑,揉了揉被血迷了的眼睛,睁开了眼。

然后对上了一双微红的眼睛。

原来鬼一直就在他身后。

没等他反应过来,在他发声之前,一支箭矢就已经插进了他的心口。

动作干净,一箭穿心。

红绮再将长箭拔出来,望着殷三平的尸体,他死得太快,脸上神情还停留在错愕。

啪的一声,长箭被她丢在尸体旁。

她抬脚,在尸身上蹭掉脚底沾染的血迹,冷漠且从容。

“三。”

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热门总裁小说大全_总裁小说排行榜_总裁小说推荐

Copyright © 总裁小说吧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