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下堂王妃盛世宠

梓墨涵小说阅读

来源:wxb|小说:下堂王妃盛世宠|时间:2020-10-14 11:55:17|作者:梓墨涵

梓墨涵写的《下堂王妃盛世宠》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下堂王妃盛世宠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看北冥绝顾婉清他们的最后会如何,《下堂王妃盛世宠》在这里等着你,快抢先看内容:喜欢小说《下堂王妃盛世宠》因为印象派作者梓墨涵的作品总是那么的有特色,人物主人公顾婉清北冥绝描述的形象生动,仿佛如眼前发生的一般,读起来让人觉得很真实,感情丰富,超级好看!<

下堂王妃盛世宠北冥绝顾婉清

第十七章:就喜欢看你生气

随着顾婉清的身体好转,下人们也都重新打起精神。

清潭院在吃食方面,有了顾婉清拿银子上下疏通,总算也是能偶尔见荤。

下人们不再是一副营养不良,干瘦无力的模样。

“小姐,您说要种地?”

院子里打杂的下人们围城一圈,目光在白霜手中一袋种子和顾婉清身上来回打转。

风平浪静了几日,顾婉清召集大家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有力出力,全员去开荒。

清潭院作为丞相府最偏远的地带,连带着周边也有空地荒废,而这些地方,掌管银子的蓝氏自然不会拨款来修缮。

“这院子空着也是荒废,不如动手将它打理起来,虽然如今我们院有了门房的帮助,能吃上新鲜的蔬菜果肉,却也不能就此自满,若是哪天被蓝氏发觉了,我们就没这么好运了。”

顾婉清耐心地解释后,众人想了想,也觉得十分有理。

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他们的确不少人生出了飘飘然的心思,但如今主子在丞相府都如履薄冰,他们却抱着这样的心态,真是大错特错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时之计,很快我们便能真正过上好日子。”

少女坚定自信的神情感染了众人,大家都纷纷欢呼起来。

白霜趁着势头将种子派发下去,大伙儿都是农家出身,对于播种这点小事手到擒来,当下就自觉的开始忙碌。

屋内,顾婉清埋首在医书里看得津津有味。

“小姐,您对万寿节可有什么打算?宫里突然下了这旨意,老奴心里实在是不安啊!”

柳嬷嬷抽出书本,一副着急惶恐的神色。

若是往年便罢了,今年顾家却偏偏出了顾婉清这么一个跟皇室和离,还闹上金銮殿的,此时这道旨意柳嬷嬷实在无法不多想。

难不成,皇家觉得和离落了颜面,要趁机报复回来吗?

柳嬷嬷脑海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越发的紧张了。

“嬷嬷你且放宽心,此次万寿节为得是选秀,我只要不低调行事,备好礼物便足矣,大庭广众之下,皇家还能直接为难我不成?”

顾婉清理了理衣衫,虽然这次万寿节,必定不会太平,先不说她有意做些什么,那些前来献艺的姑娘家,就已经波涛暗涌了。

“姑娘准备了什么礼物?给天家献礼,可不能让人挑出错来!”柳嬷嬷心下稍安,继而询问道。

顾婉清眨了眨眼,难得露出小女儿家的神情:“保密!”

清潭院与外界似乎隔着一道鸿沟,互不干扰,相安无事的几日,却总有人不安分。

万寿节降临,丞相府叫来了羽衣坊的大师傅为小姐们量裁做新衣,顾婉莹和顾婉榆脸上都带了几分喜色,毕竟这羽衣坊的衣物,乃是京城最好的成衣铺。

自然,也是接定制的单子,只不过,寻常人是无法请得动。

顾婉莹伤势未愈,此刻却也吵闹着要来看。

“这么热闹,是做什么呢?”顾准从外归来,见一群如花似玉的女儿,威严的脸上露出几许笑意。

顾婉榆福了福身,浅笑解答:“父亲,今日母亲特叫了羽衣坊的人来为女儿们量裁制衣。”

环视一圈,顾准眉头微微皱起,语气冷了几分:“怎的清儿不在?”

身后的管家连忙自告奋勇去请人。

清潭院中,管家没费多少功夫就将人请了出来,心下不仅有些疑惑,这个大小姐,似乎全然不知今日羽衣坊的人来,看来,是有人特意瞒着清潭院。

后宅之事,管家不便多嘴,只是一路上有意无意地让顾婉清放宽心。

顾婉清有些诧异,如今蓝氏当大,府内竟然还有肯帮着她的人?

“多谢管家提点。”

顾婉清露出个友善的笑容,白霜适时遮掩着递过去一个银袋子。

管家面不改色地接过,掂量之后,对顾婉清也有了个新的认知。

清潭院如今过得什么日子,外边的不是不了解,顾婉清出手就是这么大方,看来是深藏不露了。

管家越发恭敬起来,还未踏进大厅,便远远地传来一句:“父亲,女儿们都量裁好了,怎么顾婉清还没来,偏生的让父亲还久等在此。”

顾婉莹唯恐天下不乱地话果真令顾准脸色沉了下来。

“父亲,女儿来迟了。”顾婉清从容不迫地走了进去,清清冷冷的眸子看得顾准一阵不舒服。

“顾婉清,你好大的威风,竟然让父亲等你这么久,真是不孝女!”顾婉莹不依不饶的呵斥道。

顾准冷哼一声,似乎也默认了这话,全然忘了自己前段时日将顾婉清禁足,对外界消息自然不知。

顾婉清懒得多费口舌,直接走过去开始量裁身形。

可是,她的置之不理,落在顾婉莹眼中,就成了心虚不敢辩论,顾婉莹底气十足,加上摸透了顾准对顾婉清的不喜,越发嚣张起来。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吗?顾婉清你对着父亲都如此无礼,出了这丞相府,指不定还要为顾家招惹什么是非,要我说,你应该自请禁闭,在家好好静思一番。”

顾婉莹的大呼小叫没引得对方半点反应,反倒显得自己蛮不讲理。

自说自话让她有些没脸,顾婉莹壮着胆子,直接上前拽着顾婉清的手腕:“你心虚不敢说话了不成?谁不知道你是皇家休回来的弃妇,万寿节要是同去,岂不是丢尽了咱们顾府的脸面,父亲母亲仁慈不说,你还真不知羞耻打算前去不成?果真是像极了你那亲生娘!”

最后一句话,直接点燃了顾婉清的怒火。

一时间,雾气昭昭地眸子冷沉下来,清绝的面貌不带一丝笑容,光是看着就令人生畏。

顾婉莹吓得送开了顾婉清的手臂,反应过来自己竟被顾婉清吓到了,觉得十分丢人,不甘示弱地瞪着顾婉清。

“好了,女儿家哪有什么深仇大恨,莹儿还小,莫要起争执伤了姐妹情分。”

顾准突然出声,目光不善地盯着顾婉清,似乎在警告她不要多生事端。

顾婉清心下冷笑,顾婉莹在人前将她这个嫡姐数落的一文不值时,顾准不出口阻拦,她连一句话都还没说,顾准就着急的护着。

还真是父女情深。

“父亲这么着急做什么,女儿可什么都未说呢。”顾婉清脸上带笑,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顾准也察觉了自己在人前过于偏袒,被顾婉清点出,让他十分没有颜面。

一时间,对于这个性子冷硬的女儿也没有半点好感。

顾准怒喝着,试图将那股心虚压下:“你怎么跟父亲说话的?这丞相府何时这么没规矩了,让你如此顶撞尊长?”

顾婉清凉飕飕地瞥了顾婉莹一眼,似笑非笑道:“顾婉莹从进门开始就直呼我的名字,如此不敬嫡姐,这就是合规矩了?女儿也没见父亲惩罚斥责她,如今怎的就抓着女儿痛斥不放,难不成,丞相府的规矩就是因人而异吗?”

顾准瞳孔微缩,似乎没想到顾婉清如此伶牙俐齿,当下,只好怒瞪了顾婉莹一眼。

丞相府的规矩自然是得公正,否则难以服众,还怎么管治下人?传出去,对他也不是什么好名声。

顾准对于自己官声,看得比什么都重。

量裁完后,顾婉清也不愿在此地久留,转身正欲离开,只听身后顾准突然开口:“万寿节一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顾准问及的不仅仅是礼物,还有献艺一事,虽然顾婉清如今不用主动献艺去争什么,但如今旨意有变动,顾准还是觉得得做好万全准备。

顾婉清偏头,眼里不含半分感情,冷笑道:“我什么都没准备,如果嫌我丢人,可以继续关我禁闭。”

如此桀骜不驯的模样刺激到了顾准,刚浮上心头的一丝心软也被他狠狠扼杀。

“你这逆女,是想要气死我吗?”

顾准气得胸口一阵生疼,久不出声的蓝氏此刻赶紧凑上来替他顺气:“老爷,您也别动怒了,大小姐也不是第一天如此不听话,都怪妾身管教不严!”

顾准灌了两口茶才慢慢平静下来,此时一听,气得一拍桌子,怒声道:“本相瞧着榆儿莹儿都乖巧懂事的很,实在不济,还有珊儿活泼,婉婉聪敏,怎的顾家就出了这么个逆女,还不是她自身的问题!”

蓝氏手段高明一直是毋庸置疑,否则也不会把持丞相府这么多年,得了顾准的信任,下人的敬畏。

对于外界而言,蓝氏虽为继室,却也养大了一堆儿女,就连一个先夫人留下的痴傻姑娘都抚养长大。

如此一来,哪怕不是自己所出,她都视若己出的对待,任谁也不会相信她苛待了顾婉清,反而觉得顾婉清不敬嫡母,不懂得知恩图报。

顾准气归气,还是记挂着心里的事,平静下来后道:“听说夫人请了先生教习,珊儿归在你名下,与榆儿她们一同学习,我也不用担忧,不过清儿那边,还是得劳烦夫人多费心了。”

顾准说的模糊,蓝氏却听明白了,这是让她给顾婉清也请个先生教习。

深知顾准为何这么动怒还记挂着顾婉清的原因,蓝氏低垂着眸子,掩下眼底深处的强烈嫉恨。

交代完后,顾准起身离去,顾婉莹这才凑到蓝氏身旁,极为不甘地问道:“娘,你真要给那小贱人找先生吗?”

蓝氏摸了摸她的发顶,“先生势必是要找的,否则不是公然顶撞了你父亲的意思吗?不过这教不教,教些什么,这便是母亲说了算的。”

闻言,顾婉莹圆润的小脸上才露出一抹笑容,扑进蓝氏怀中撒娇。

蓝氏拉起顾婉莹,一脸凝重地叮嘱道:“莹儿,以后莫要在你父亲面前提起顾婉清的生母,你记住了吗?”

顾婉莹皱了皱鼻子,心下浑不在意,一个早死的老女人,母亲为何如此看重?不过眼下也不顶撞蓝氏,乖巧地道:“娘,我知道了,往后女儿会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