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大全-总裁豪门类小说合集-总裁小说排行榜

  • 首页 > 我与夫君一世欢

我与夫君一世欢(作者紫酥莲泉)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我与夫君一世欢|时间:2021-05-13 13:21:32|作者:紫酥莲泉

曾玉洁陈大江是作者紫酥莲泉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文中曾玉洁陈大江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曾玉洁陈大江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嫁给他一个带着畅快笑意的女子,此时正轻轻笑着,一会儿游的像鱼儿,一会儿又平躺在河面上,四肢轻摆,配合

我与夫君一世欢曾玉洁陈大江

第3章 欣赏美色

这眼神曾玉洁秒懂,不就是让她也藏起来么。

藏到男人身边后,河道边确实来了俩个妇人,这俩人探头探脑张望着,曾玉洁就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但是,这会儿岸边的人让她不再紧张,反倒是身边男人若有似无的眼神瞟来……

哪怕她这会儿浸没在水中,但还是尴尬了。不是说古人非礼勿视么,为什么这男人如此不老实?

还有,原身为什么非要自已嫁给他?

要嫁人,当然就得有嫁人的缘由。

原身都变成鬼魂了,还非要纠缠着她嫁给他,不用说,结合原身重生回来的事实,那就是前一世,女人和男人曾经有一段情分。

哼,她就不受人威胁。

刚这样想完,原身有些虚弱,但却坚定不移的声音响起:“我哪怕只能活一段时间,也还能熬着给你搞破坏,让你做出叫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比如,今天掌控着身体,非要和你反着来……”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曾玉洁气到不行,后者却又软了腔。

“其实,你只要帮我照顾他,让他的四个孩子不要成年就被人弄死,我就会散去的……”

原身最后一叹,那怅然的幽叹,听的曾玉洁不再一味反抗,而是认真思索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反正只是帮忙照顾男人和孩子……

前面,那俩个妇人没走还洗起脚,说起村里的荤事儿来。

在男人眼神再一次扫来时,曾玉洁突然抬头狠狠瞪回去。

陈大江就是纯粹的欣赏美女,他是正常男人,现在又被迫藏在这儿,欣赏欣赏面前的美女,不至于太浪费时间。

做为常年在前沿打仗的糙汉子,他还真没有读书人的非礼勿视啥的。

在他看来,美人儿长的好了,就是得让人欣赏。不过,看归看,他也只是纯粹的欣赏罢了。毕竟人小姑娘比他小了至少十岁,他要是出格,感觉太它喵禽兽。

“禽兽,偷看是小人。”

小姑娘压低的私语,软哝的就跟在说情话一样。

陈大江听的身子有些麻酥酥,他挑眉,再次肆意地扫一眼她浮在水里的身体,尤其是重点部位,特意多停留了那么一下下。

“哥是正大光明的在看。”

说着话,他眼神索性也不挪动了,上下打量着她。本来就窘迫的曾玉洁,这会儿真是恨到牙痒痒。原主你出来,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这就是你要报答的男人……他就是一色痞啊。

“他只是欣赏你,不像别的男人你没脱光,人家也会把你看的跟奸了似的。”

原主冰冷的嗓音再次提醒,这一次听来,她好象更弱了一些。看来,原身的魂存活着,其实也只是苟延残喘。

没有再和原主计较,也不想服软,曾玉洁也欣赏起面前的男人来。说实话,泡在水里的男人,只着了一条及膝的里裤,上半身和修长的腿都暴露在水里面,正好……她可以很好的欣赏。

于是乎,本来一直悠哉欣赏美色的陈大江,便发现面前的姑娘没有羞涩,更没有气愤了,有的,只是眼睛放光的盯着自已赤着的上半身……

寻常的打量,陈大江还是可以容忍。但令他恼火的是,这女人越瞧他,一双眼睛就越是像在发光,有钩子在勾人。

此时,她更是兴奋的手都在伸缩、张开……

若俩人靠近一点,他毫不怀疑,这色女会来抓自已……

莫名,被色狼盯上的错觉袭来,陈大江全身汗毛直竖,一脸警惕地瞪着面前的色女,大有你敢再往前一步,我,我……

“啧啧,看起来不错嘛,胸肌发达,四肢比例也还算均匀。尤其是你那胸大肌,瞅着就极有雄性力量,平时没少锻炼哟。哟喂,帅哥,你这腿看起来更好看啊,啧,要是跑起来,或者……摸着,应该不赖。”

她打量着就算了,还把他每一块地方都解说的如此透彻。每说过一个地方,都有一种被这女人怎么了一样,那种被调戏的感觉是如此强烈。

不对,这姑娘到底阅览过多少男人,才能有如此彪悍的见解。

如此看来,村里人谣传这女人勾引了无数男人,应是假不了。

想到这儿,陈大江就觉得挺惋惜,没想到她是如此一个女人。

本来点评的津津有味的曾玉洁,突然感受到男人的鄙夷,她嘎然闭嘴。

男人却往前一步靠近一点,用两人能听到的话轻轻说出:“女人,别想用这种办法勾引我,我不会被你诱惑。”

诱惑他!他是什么自信会以为自己在诱惑他!

曾玉洁短暂惊讶后,摇头,都懒得和这人说话了。她垂睫,但对方却被她这突兀变冷的态度刺激,突然伸手勾住她下巴,往前一带。

男人力气太大,猝不及防下,曾玉洁被带的往前冲,她张嘴要叫。

男人赶紧伸手捂住,紧挨着她耳朵提醒:“你要不怕被那两个长舌妇看见,就可劲儿叫。”

曾玉洁摇头,示意她不会叫,可以松开她了。

男人手指轻蜷了蜷,没想到这长的像狐狸似的女人,皮肤滑溜的跟啥一样。松开后,掌心仿佛还残存着那股光滑感。察觉自已有些不对,男人再次僵硬地繃紧了脸。

看他并没有再动作,曾玉洁倒是松了口气,她用力揪了揪耳朵,刚才男人靠近说话的时候,这耳朵就仿佛被什么在刺激,到现在还残留着一丝电流的颤栗感。

这肯定是原身的,谁叫原身对这男人感觉不一样呢,哼,肯定如此。

好在,河边的俩个女人也洗完脚,这会儿终于晓得走了,在那俩人走了后,曾玉洁就轻蔑着冷哼一声。

“渣男。”

陈大江额角青筋繃起,气势再度下沉,“女人,是你闯入本人地盘,也是你要我不吱声,我一切按你所做,你不思感谢,现在还这般诋毁我?”

曾玉洁内心冷笑,这男人刚才看似平静松开,但在缠住她身时,她感受到了男人瞬间的僵硬。

凭什么调戏了自已,还一幅云淡风轻,一幅正人君子样教训她?

想到这,曾玉洁突然回身,学他之前那样,一把勾起男人下巴。

仔细认真地打量着,“唉,你确实是帮了我小忙,可你敢指着你的心窝儿说,刚才你对我所做的那事儿是对的,你挨着我的时候,没起龌龊心农?”说话间,女人青葱似的小手指还点着男人的胸。

陈大江瞪大眼,他刚才……好象,确实是有那种本能反应,尤其这狐狸的皮肤滑溜的……

看他怔愣,曾玉洁得意地笑了,看吧,揪着你了还敢不承认,哼,敢调戏捉弄了姐姐,还我欠你,敢来说教我,欠收拾。

但是,令她意外的是——